干蚂蚁

木斧
你知道的。一只蚂蚁在一块贫瘠的土地
为了守护自己的家园
竟给一只巨大的手捏死了
 
它死了。但一定死不瞑目
它招谁惹谁了
但它死了,确凿的死了
也就不再掏心窝子的据理力争了
 
它死了。也不过是一只蚂蚁
但它的身体也有人看不过眼
的确,它的身体是一架标本
一架不值钱的标本,也有人动歪脑子
明目张胆的抢
 
一只该死的蚂蚁。我如此诅咒
那些人,才心安
才理所当然的,问心无愧的
干掉一只蚂蚁,再干掉一只蚂蚁
 
所以,当你是一只蚂蚁
你只能提着自己的脑袋
小心翼翼的,提心吊胆的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苟且偷生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