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毛子
夜行记
 
群峰起伏,仿佛语种之间
伟大的翻译
 
就这样穿行于峡谷中
我们谈起了人世的爱和变故
—— 谈起简体和繁体曾是一个字
弘一法师和李叔同,是一个人
昨天和明天,使用的是同一天
 
当谈到这些,天地朗廓,万籁寂静
惟有星河呼啸而来
像终将到来的
临终关怀……
 
 
更黑暗地爱
 
黑暗自身的能见度在哪里?
这让我想起俄国十二月党人的妻子
想起她们之后的阿赫玛托娃,茨维塔耶娃
帕斯捷尔纳克和曼德尔施塔姆
 
想起普罗旺斯的梵高
给弟弟提奥写信:你能再寄点钱吗
我没有了土豆和颜料。
 
想起囹圄中的林昭,沾满月经的污秽
却保持圣女的贞洁……
 
当想起这样,黑暗陡峭、战栗
收缩成一根避雷针
 
而避雷针
从不躲避电闪雷鸣……
   
(选自毛子博客,荐稿编辑:圣歆)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