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蝴蝶(组诗)

贝里珍珠
借走月光的人
 
你笃定,这一次,
占领火焰的中心,并且刮起飓风
花园中绽放花朵,包括用萨满的舞蹈
去迎接——
 
无可阻挡,蜂毒的狂潮
和紧贴着蛇的腰身发出的蛊惑
 
戥星上的三钱月光足以
平衡这失重的人间
 
 
黑蝴蝶
 
普拉斯,上帝遗失人间的鸩鸟
夜晚,你把心中的黑蝴蝶放飞了
 
普拉斯,一直生活在黑炭或者黑毯上
遇风则起扬起内心的黑物质
 
普拉斯,你拔光自己的羽毛
也没能有人可以走近你,并且带走你
 
普拉斯,当你扬起手臂
就把世界打翻了
 
 
淡泊
 
不再幻想一米以外的生活了
三月躲过阴影,没有被风筝人掌握
你在整个下午游鱼般自由
 
紫丁香开放的时节
——解开生命痛苦的本质
 
而一些香氛穿过厅堂
——溶进你的生活
 
 
旋转
 
你抛向生活一枚硬币
无论正面还是反面,皆出自宿命
你无法退出这场赌博或者正剧
开头和结尾,就在下一秒泾渭分明
 
瓦罐里煎熬的三魂六魄
就在硬币旋转结束的下一秒
也会降下体温
  
(选自贝里珍珠博客,荐稿编辑:特爹)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