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渠

斑马
排水的水渠
一边流水一边结冰
现在差不多全冻住了
我用了一下午的时间
把它疏通来开
我用镐和斧子刨冰
这是个力气活
我小时候看父亲干过
干着干着
我的身体就燥热起来
有热气从头上冒出
我摘掉帽子
脱去外套
还是燥热
后来又脱去棉袄
只穿单衫
我发现我的力气又大了
我有信心一口气
把这个活干完
冰茬冷硬的崩在脸上
我都满不在乎
冷风把身上的汗吹干
这让人感到有点痛快
快干完的时候
我又想起我的父亲
我坐在石头上
我的父亲离开我很多年了
我有点想他
 
(选自斑马博客,荐稿编辑:西沈)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