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左云
池塘风语
 
你看,那水面
波光粼粼
嗯,银色的
在黑夜,不用看
你也是知道的
嗯,是,银色的
你看,现在结了
一层冰
嗯,现在,不知
何时,一些事物
在冰面上
投下
更为明亮的影子
很长的,那些影子
比如猫
黑斑雀
老鼠狗
水獭猫
落叶
和一块足够大的
石头
以及影子下
的鱼
嗯,别说了!
以及鱼的
呼吸
这些都是
迟早的事
嗯,别说了!
它们还将
发生
在塘口
你看,我能听见你
那些凝结,碎裂,结冻的
冰层
解冻的
碰擦声
嗯,作为银色的
阴影,我将荡漾你
模糊的表情
 
 
怒路族
 
有时候,写诗需要
感觉。你们说的是对的
对的,真那么重要吗
我不知道
写这么多诗干嘛
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不写
又干嘛去呢
在一个人的时候
哪有这么多问题,我
不知道。多少天前,在我
看到一个词,比如“怒路族”
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词
很新,我从来没用过,一直放
在肚子里,也没去消化它
但身体功能不按照我想的意思去办
它把它磨得很亮,像一枚硬币
我必须把它从身体里
取出来不可,它比结石
还让我难受,我要
一吐为快,(可有时
又受不了自己,象现在这样,
一个人絮絮叨叨的样子)
我不知道它是怎样产生的,这,
并不妨碍我对它的使用
如果我有一元钱,我非得把它
用掉不可,这和我用这个词
是一样的自然,似乎不需要外力强迫
我是个穷光蛋,也不是司机,成为
“怒路族”大概没有可能
可我也会产生,从一辆辆阻塞的车顶
飞过去的想法
 
 
黑泪
 
在石佛山
山下,我遇见
一块石头
牠孤零零的。一个
不哭不喊的弃婴。
现在,我的视网膜上
只有牠。
牠干净。不惹
尘埃。不
棱角突兀。不
圆润讨喜。
牠扁平,而
略显丰溢。仿佛
被压,而自然
肿胀。仿佛
一个闭紧嘴唇的人侧身
消融在淤积之中。
牠小。不
盈满我
空空的掌心。
摩挲牠,牠自行褪隐
留下的一抹湿痕。
我攥紧牠,攥紧拳头,大步流星
对着横飞向诗人的冷嘲和敌意。
我松开手。松开恶念。
松开牠。放下牠。
牠哭了
 
 
Z
 
今天怎么过。谁都年轻过。昆虫
不想在蛛网中挣扎?喔,不想之事
难道不是越陷越紧的鸟事?鸟飞来
就好了。六个白化的小麻雀矮人飞入
早餐店二楼的杂物间。它们飞下来
啄食落入灰尘的白面公主又半飞半跳拐
上一人上下的楼道。现实主义的板条箱
镶嵌少女的童趣。鸡返祖。始祖鸟与人的
研究性关系是几毛钱的关系。鸡飞蛋打好了歌。上帝的光
照见吃昆虫的蜘蛛的昆虫的毛体。好斗的蟋蟀
啃啮自己的大腿。黑寡妇拒绝了我的爱。
一日三餐我不能拒绝。吃喝拉撒
她不能拒绝。荷尔蒙带着雄性与雌雄去嫖几次
寻找******妓男伟大而无私的主动性职业操守。
数学老师买彩票去实现他的概率论。而我
把自己灌醉。一个人跑到公共浴室的水磨石沿上
精光光呼呼大睡。梦见一具希腊男性生殖器像赤子
周围编织着伊娥的阴毛。醒来时不停上厕所。
第一餐停止进食。拒绝日常行为。第二餐
远离餐桌到处游荡。拒绝日常性。非静坐对抗绝食是
世界上最贪玩的肉体实验。小半碗粥面上
一圈圈贪玩与贪凉后果的遐想涟漪。人为什么
一到夜深人静就睡觉真他妈好笑。我今年70岁。
70这个阿拉伯数就像政治上的阿拉伯人
谁他妈都想拉拢又排斥它。我也是。拉它来
做自我的定义性修辞:70从心所欲不知矩。我是
MH2039上的未来乘客。在2039年从超强电子波雾里
又飞回来了。诗人伊沙说不要欺负我年轻啊。
夜晚是个溜冰场不带铁丝网。我摁下红色大按钮
溜冰场就在水波荡漾中升起10米跳台。而有时
我贴在底部的支架里出不来。两只金鱼眼
像吐出的两个气泡恐惧得要死。
 
 
瑜伽

我的瑜伽老师很软——
软到——她的发音
某回,她唤我
一个随意起的笔名:
左左
左左
我望着她布谷鸟似的表情
迟疑的身体在她的颤鸣里像
停不住波涌的丝绸
她继续婉鸣:
左左
左左
噢,我的身体在钢管上
向左绕了四下。继续望着
那副鸟表情
她继续啁啾:
左左
左左
噢,我向她的左方向
绕了四下,继续望着
那副鸟嘴脸
她继续啭鸣:
左左
左左
那根被劈成两半的钢管
反方向原地转圈
一周。咔嗒。这回
我圆了。
自圆其鸟语。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