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孙德园
理想妻子
 
晚饭后的第三十分钟
我换上鞋子
倒出多余的雪
又要弯腰
捡起一枚枚红月亮
告诉妻子:
再见。
她不情愿的走到盥洗池前
推了推脏碗筷说:
你最好
永远不要
回来。
我跨过最后一抹夕阳
那个陷阱可够大
散步的妇人们
走过相反的方向
我真的希望我的妻子能和她们
作伴
一起走过小桥
说完坏话
从黑暗中走进家门
安静的接受
我的质问和辱骂。
 
 

 
接到电话
妻子说外婆
死了
她没有说
为什么
比如她人的死都有
一个原因
病或者意外
伤害
她什么都没有说
只是
哭 不是因为伤心
而是被一个
悄然降落的死
砸疼了
 
 
笔记
 
X
在县政府
一间干净的办公室
自杀
没有留下
 
他的妻子
带着女儿
坐在
椅子上
 
警察在观察
另一些人
在议论
她们到底是谁
 
领导说
她们不是谁
只是路人
坐一会
就会走开
 
直到天黑
她俩依旧
坐在
走廊上
对着紧闭的办公室
喊:冤枉。
 
 
给顾城
 
在落日里等晚上
有人开灯,欢迎做梦
也有人在树枝下面过生日
吃蛋糕。上面有蜡烛
还有祝福,贫穷的火光
祝福一个个名字
在岛上
每天刮风,只吹你一个人
它爱谁,就记住谁
靠近你,把你带到乱石堆边
推着海水,拍打海岸
那里的天空也蓝,也灰
仿佛它和你一样
想后退
我没有见过,你见过的海
飞过大海和高山的飞机我也没坐过
它是水晶做的吗?它几点钟才会透明
一定要等到公鸡打鸣之后还是之前
在英国的校园里你会撑伞还是甘愿淋雨?
你会因为自己是牧羊人而选择雪白吗?
你会因为死去而拒绝回答我的问题
我知道就是这样。你会因为自己的漂亮
选择结婚。因为一本小诗
决定要一个孩子。会因为墓床
不需要说话,而欣喜
唱着小夜曲的海子埋在我的床头
你坐在我的床尾
你们强加给我的夜晚
如今,我统统归还你们。
 
 
青春
  
无非是喝酒,唱歌
回忆种种不堪的过去
实在没什么有趣
无非是明天是今天的重复
并没什么难熬
蝴蝶还是自由的
假牙继续在阳台上微笑
无非是你爱的人待你如仇敌
和冰床凉枕共度一生
镀金的结婚照
比哭还悲戚的笑
崇拜着弥勒佛的大肚子
据说是因为跑步也不能有效消耗的肚腩
无非是女人
麻将在天堂
胖子入地狱
农药贵过水果
痛经好似报应
无非是秋天
棉花不适合开花,可开了
莴苣适合凉拌,可空心
冬天不远但几步路也走不到
两条腿变三条腿
裹上厚厚的棉裤
踩在冥界的薄土上
荒芜之地已高楼林立
昔日的小丑登山为王
无非是我这一生过于简单
不用乘除也能计算清楚的工资
不用歌词,一瓶啤酒就能概括的悲欢
不用日记,一条短信就能倾诉的暗恋
不用诗歌,一句詈骂就能熄灭的激情
无非是没人读
我继续写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