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段联保
在烈士陵园
 
重新点燃伤口
痛只发生在别人身上
比喻听评书落泪,我尚有一线
残阳的暖
 
最后的一杯羹
注定不是我努力就能得到的佳肴美味
尽管奋斗的一双手
已触碰到了心中高高的飘扬
 
十二月的陵园苍凉满目
早没了芬芳花环和多彩纸花
一些名字
躺在潦草的文字里被血覆盖
被风吟唱
也在被他们的后人,我们,以及我们的后人叨念?
 
挨着黄昏独自坐下
看一只乌鸦学着啄木鸟避难
车灯一闪而过
一个危险想法于一个不惑之年
也只是一闪而过
 
 
入乡随俗
 
简约行李拉出
精短对话
 
住进工棚的新工人
第一顿饭毕
矮哥一头冲进了女厕
小胖捂着肚子
撒开脚丫
 
大老黑,无头苍蝇乱抓纸
李子拐大叫一声
蹦下床喊墓里妈妈
 
门,摔开。摔开。摔开
 
隔壁电视
墙板里拍手江南好
鱼米香
一曲甜过一曲
 
窗口走来温柔月光
 
谁说宣城水土
不养贵州娃
 
 
茁壮的宣城
 
水阳江浪花无数
我只想成为其中一朵
 
打*********门前
欣然出发
上午欣赏沿途风光,下午解读两岸人文
傍晚抚摸
手臂伸进江心的高楼
 
江,穿城而过,东城西城在鳌峰桥上亲切握手
像历史上的两个人
 
我,一叶轻舟
看不完这拔节抽穗渐熟的古城
顺流而下
风,才是唯一推手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