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王学军
读月

月在襁褓的时候最是温柔
村头的二妞常用来梳理
十七八岁蓬乱的心思

月在清冷的后半夜
就成了一柄刀
把二妞的相思割得很碎

月在这样夜晚是一面镜子
二妞在里面看他的影子
那个谁的样子很模糊
像笑,像愁。总是不作声

二妞将月当书在读
很认真地读。其实二妞没念过书


小满

乡村的夜晚是月亮常看的肥皂剧
二妞的窗户常常失眠

后院的柴火堆越来越小
一个人归乡的脚步在二妞的心里
噗通,噗通
越来越响

二妞点着灶间的火,天就快亮了
微光中二妞肩头一耸一耸磨着镰刀
‘‘今年的收成肯定不错
烙的饼叫那个人在城里吃甚都不香’’

鸡打鸣的时候二妞望了望摇窝
“这小子憨睡着和他真像”

 
冬至

老木匠的山羊胡子靠近我耳边
我听到一则消息
向阳的坡地上山丹丹怀孕了

斧头,刨子和长锯
缩在白毛风的最里边
刨花柴是一首长诗

老木匠两袖一拢就能温一壶酒
两只杯子
一只斟满了酒
一只空在对面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