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睡在萤火虫的梦里

依清
萤火虫常在
酷热夏天的夜里
拖着母亲豆小的煤油灯
围着黑夜
对着我们欢歌
我满院子地奔跑
和母亲捉来一群萤火虫
关在蚊帐里头
舒心地睡了一晚
从此
母亲一生都睡着萤火虫的梦里
 
今夜
我把自己丢弃
在母亲荒废的都市里
看着灯光
从河的对岸
冲我的记忆狠狠涌来
母亲
在那里挣扎着要逃离
把我
扯回她睡在萤火虫梦里的
那一抹岁月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015-4-9 23:09 荐稿编辑:招小波)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