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床

都是过去
我和箱子躺在
四条马腿的床上
先辈把奔马的热血
融进我的脊梁
我已习惯在颠簸起伏中
睡觉 打猎 算账
也学会跟风一起喝酒
与狼为伍疯狂
  
不在乎奔走多少年
多少地方
只任凭游牧的心
越飘越坚强
我看见茫茫草原中
星星在闪光
那是漂流床载着我
要去的地方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5-4-8 06:48,荐稿编辑:招小波、王家鸿)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