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所见

陵少
那些梧桐树的头颅
三十年前曾经被砍断过
现在它们以胜利者的姿势
昂首挺立
 
多情的麻雀结伴而行
有几只落了下来
更多的飞向远方
有谁知道它们将飞到哪里去?
空荡荡的城市里
没有它们的安身之地
 
广场上那个小伙子
跪的姿势真标准啊!
他在冰冷的水泥土上长跪不起
用的是我永远无法企及的难度
他会是骗子吗?
那个用粉笔书写的故事是真的?
 
留着娃娃头的女学生
满脸期望地把传单塞到路人的怀里
那情景跟九十六年前多么相似……
 
(选自《新诗想论坛》,荐稿编辑:王征珂)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