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曾经爱过的人

黍不语
那时候天蓝,云白。河流湾湾。三千里路遥
横冲直撞闯入东荆河,仍是清冽冽好身子
 
那时候树木高大,野草萋萋。凤眼莲离开水面
金色夕光袅袅婷婷。亦步亦趋
 
有懂事的秋风适时吹过。白云不讲理由,呼啦啦
抛下凡心。棉花有了恰到好处的包裹,与渗透
 
我们谈起我们的身后。抽丝剥绒
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安置
 
没有一块土地可供来年发芽。棉花与白云
地面和空中,无法忍受的诗句彼此逃窜
 
无法更改的温柔,在动荡中注入更大的空虚
他们说白白白。他们说逝者如斯。夫复何求
 
我没有什么话说。如果我有什么话
白云飘飘。棉花白白。我们都是曾经爱过的人
 
(选自《奔腾的诗歌论坛》,荐稿编辑:王征珂)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