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你聆听,一首老歌的茶道与诗情

——纪开芹诗歌阅读欣赏

香雪婉儿
一个优雅的女人,可以不必窈窕淑女,不必倾国倾城。但一定要从容,恬淡。要“绝世而独立”端庄华贵,从骨子里透出来气质,低调而富有磁场。正是因为遇见了这样一个低调的女人,一不小心被她的诗歌吸引。同为女子的我,不免有些惶恐,寻遍所有关于女人的句子,还是不能在其间找到一个最贴切的词语来为之加冕。嗟叹之余,只把这一腔心思付了文字,读一首她的诗,听一首她的歌,品茶论道,诗话人生。寻访一个来自安徽六安的纯美女人神秘的美。
女人写诗,多性情。写评,亦如此。当我带着一个女人的心事走进开芹这首诗的时候,我决定放弃。那些生冷的词语,僵直的评论。放在一个女人缜密的心思里,是不合时宜的。它们就像一个个陌生的男人一样,让人无法亲近。此刻,我只想陪着一首诗,慢慢静下来,随便搜一首老歌,“逆着时间”,沏一杯“枸杞茶”,浅酌慢饮。不时用纤细的手指敲几行小字,玲珑疏缓,仿佛自己就是诗中的女人,这样,慢慢靠近的感觉,才叫欣赏。
“在一首老歌中行走/逆着时间”这样的起句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残忍的。因为这样的残忍,我看到了智慧。韶华易逝,容颜易老,尽管没有人能够阻挡得了光荫的飞逝,但一样没有女人不留恋自己终将逝去的青春。在一首老歌中,我们可以轻易看到岁月的痕迹,而逆着时间折返,还原葱笼岁月里飞扬的过往,这需要勇气,也需要信心。正因为有了这种勇气和信心,才会使一首关于女人的诗歌产生能量,以一种过尽千帆的端庄和气场,从容不迫地写意自己曾经的美好和离觞。这样的起笔,一定是蕴含了一个大女人的大智慧,诗若天成,美俞天人。青丝般涓涓百转,一发而情牵魂动,流连诗间,迫不得己。  
 “枯坐是美好的”是的。但这样的美好,一定要有什么来烘托。像“枸杞茶”像“一首老歌”像一段在指尖流转的“一段时光”这些似有若无的烘托,都成为一个女子素雅的妆饰,开始有感觉。闭上眼睛想象,一个温婉的女子,小坐在人间一个平常的日子,品茗赋诗,听乐和歌。“杯中腾雪浪,笔下起风云”所有前尘旧事,都化作袅袅茶香,四散漫溢。“避开风声”平息无数内心的波澜。“平息这些年的风”把歌声听出一种境界,把女人活成一种姿势。把一杯茶,饮到醉。
“整个下午我都在听歌”,这样的句子是让人着迷的。不做任何修饰,信手拈来,用行走在低处的文字,巧妙地成全了女人的优雅。把一种形式升华为一种感觉。想象变得触手可及。青春的射线被收拢,回归。直到秋风般的音符”簌簌落下”铺满冬天。我也恰巧在此时,饮尽一杯茶,等一个人回家。窗外春光尚好,关掉那一首略带小忧伤老歌《大约在冬季》,在歌声的余音里,学着做一个成熟的女人,理性地回读这样流香的诗情。
 “诗有别材,非关书也。诗有别趣,非关理也”,一个既知书达理,又诗情画意的女人是可怕的。但开芹的诗却恰到好处地平衡了这两者之间理性与感性的误差,莞尔地绽放。她以一个闲适却略带着一点伤感的下午为诗歌背景,配以音乐和茶香以及女人的心事共同完成了对现实生活中一个真实场景的还原和拓展,是一首典型的唯美诗歌。一字一句,尽态极妍,一颦一笑,端庄淑美。在举手投足间,诗意的挥发袅袅婷婷,绕梁九转。而其细腻,柔美的诗风和不加任何粉饰的情感更加使人沉醉。正所谓“有妆似无妆”,这样的女人,无论如何岁月催人老,也一定是美极了
 
附:在一首老歌中
 
文/纪开芹
 
在一首老歌中行走
——逆着时间,我将隐于黄昏,隐于陈年旧事
晚霞像枸杞茶,像一个女子
泛着红晕。一些人和事在歌声中延伸,如一条射线
只有开端。从这一点出发,不知要走向何处
这时,我总想握着些什么
比如一段时光
 
枯坐是美好的。孤独,疏离
神思千载。反复听一首歌,直到身上长出绿叶
平庸日子里,它们避开风声
自己为自己绿着
只有那些老歌
能平息这些年的风,让我重新返青
 
一个一个都走远了
他们的城堡,迅速被一支歌占领
黄昏那么美丽,仿佛从最初一段旋律开始
这些闪光的碎片,它原始的纯真,被时间之手捧在怀里
整个下午我都在听歌
知道你要回来,我的音符簌簌落下
瞬间铺满这个冬天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诗歌评论,2015-4-11 16:21)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