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低处(组章)

叶琛
相忘
 
是那些不由自主的黄昏,出卖了时间的寥落和苍茫。我试图从体内抽出部分光线,来照亮微弱的水流,纤细的水草和一些凋落的影子。
这是哪呢,遥远和遥远那么亲近,目光和目光那么熟悉。轻轻剖开一滴眼泪,无数金属的坚硬、冰冷、死寂,开始游移。我们走过各自的季节,我们相互制造一个没有人物和声音的回忆。
多么好啊。你看——我们拥有相忘彼此的默契。没有人知道,我的思念,养活了一池鱼。
 
 
到一棵草里去
 
慢慢的,慢慢的。我的目光和身体向一棵柔弱的小草挨近。雨水落过后,它醒在田边、细细的风中,以及在潮湿的想念里。
我用指尖抚摸它们散向四周条状的叶子,这些叶子静默地顺从着,轻轻地摆动着。它们没有惊慌,也没有害怕,仿佛,只是被一些昔日一样平静的陌生所经过。
 
 
雨水
 
薄薄的雨水,洒在一株又一株的小草上。这些细致的绿,打开小镇,一处又一处的宽阔。而我一个人,尘埃染绿的一具小小灵魂,静静躲藏在一株雨水压低的草尖,与沉默的大地相依靠。
雨越下越多,它们往我身体的阴暗处落去;它们不停歇不停歇沙沙沙沙的声音,淹没、涣散我此时的柔弱。在崇圣宫的不远处站着,单薄的雨水慢慢汇聚、凝合,而后从我的额、眉梢、唇、下巴,滑向浅蓝色的衣领。它们掩埋了我内心的孤寂。
这个时候,有人手持香与火,走近佛堂,仿佛有什么正在细密的雨水间,停泊、渗透、消融。
 
 
时光低处
 
把自己埋进一个浅浅的水域边,开始细看远山与夕阳。霞光里有鸟飞过,落叶迟缓。
我像是睡着了的石头,在自己的怀里苏醒;远方吹来的风,又在一棵香樟树下被往事打散。而风过后,一些静默安放在节气深处,木阶上铺满沉稳的光线。我独自坐着。
我又回到这里了,把心搁在这个暖暖的午后,任由它像散落脚边的枯叶,在时光低处,轻轻蠕动、呼吸、等待。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4-9 18:38,荐稿编辑:招小波)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上一篇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