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故乡,报春归

安康古月
母亲寄来的照片,照片里的老屋以及比老屋更老的奶奶。
是爱的青鸟,是情的溪流,是诗意的孕育。
远离老屋的我,一个人,一张纸,诗语翩翩。
记录浪漫,在笔尖与纸轻吻距离上,一粒思想的种子破土而出。
灵魂的花朵,时光的呐喊,碎语中的忧伤。
一个人的孤独与寂寞,汇集成纸上的繁华,百花争艳的景致。
回想曾经写诗的岁月,窗外的桃花,依旧笑春风。
 
照片上,含苞欲放的月季,告诉我,故乡已经春天。
三月的微风,温暖而熟悉,却吹不动一个人的执着。
此时,写诗的人,心门半掩,看不到诗以外的繁华。
所以,纸上的世界没有鸟鸣,没有鲜花,也没有阳光。
所以时间低处的水,成了一片汪洋。
只有一条船,停在我生活的港湾。
等待另一阵风,吹动双桨,扬帆在花红柳绿的日子。
 
我知道,从第一阵春雨开始,小燕子已经南归。
已经开始在老屋垒巢的小燕子,不知是否把我的思念,带回。
故乡雪已经融化成春天的生机,虚构的月光下,亲人们正在农忙。
车轮子转动着我的忧伤,泪,吞没了回家的路。
故乡的亲情,在纸与笔的距离间,隐隐约约。
春天的亮光,一个个文字,被爱召唤着。
就像童年,母亲种的向日葵,以及留在我内心的伤痛。
发芽以后,就是原自故乡,源自内心的蓬勃。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4-10 10:29,荐稿编辑:招小波)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