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心易意
原点的米。那是生活的核。
米,四面,八方,无数的路。
一个弓走近,一个弓走远。
我把自己象形为弓。
组了二个词。弓箭或弓箭手,弓形。
还有很多诗意的解读,例如谐音为躬。
二个弓,也许是二个人,同路的二个人。
也许是夫妻,一个家庭。
也许是敌我双方。
 
 
三百年前的一碗粥,一位三百多岁的老人吃的。
三十年前的一碗粥,我的童年,清澈见底。
今天的一碗粥,稠密而深沉地照进现实,偶尔有点昏浊。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4-7 10:41,荐稿编辑:招小波)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