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春

老白
风向,不定。
像乱串的火苗,撩拨心事。
刚从冬天过来,被忽冷忽热的空气乱了温区。
 
春风和寒流各举各的剪刀。
衣服,不拘一格,季节忙不迭地更换款式......
刚刚溜出来的风筝,被棉衣拉回了门口。额头栽一把毛毛雨。
 
撞见桃花。以为撞上了妖精。
一树又一树,花朵那么大,颜色那么艳。揪着游人的眼睛。
尽管我可以想象省城的和村里的可以不一样,或者完全不一样,甚至根本不一样。
疑惑间,的哥告诉我,这些桃花是转基因的,只开花,不结果。
 
忘不了村里的桃树,此时,才胆怯地举起一蕾淡淡的羞涩,簪在山村蓬乱的头上。
没有惊叫声,也没有闪光灯。
一朵寂寞的胭脂,风吹一口,泛起桃的红晕......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4-6 16:03,荐稿编辑:招小波)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