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炖

鲤鱼风
天上飞的鲜味不用,地下跑的膻味不用,水里游的腥味不用,单单留下泥里生的土味,粘满一方地气。
 
油下锅,急火,爆葱,酱油炸出香味,添水,劈里啪啦,下锅:手掰成丁的紫茄子,刀切成块的黄土豆,月牙三分的绿豆角,,一分为二的尖辣椒,散成花瓣的西红柿。文火慢炖,别忘了,开锅加盐,出锅加味精。
 
几种最普通的色彩在一起交融,几种最单纯的味道在一起调和,炖的是时间,炖的是耐心——漫天飞舞的雪炖成千树万树梨花,千里冰封炖成一江春水,炖白碧空尽的布帆,炖圆思念的月亮,炖熟生涩的情感。
 
入口,入心,入梦,入骨。乱麻有头,乱炖有味,乱炖是一种聪明的糊涂,乱炖是一种糊涂的聪明。
 
乱炖是一种慢,从容,洒脱,正所谓:大器晚成。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4-7 20:16,荐稿编辑:招小波)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