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薄小凉
【特别推荐】薄小凉,女,曾用笔名徽州雪,诗歌爱好者,业余写作,现居安徽濉溪,诗观:心若净美,万物如画皆入诗。
 
 
二月,二月
 
都是些嫩芽子,花苞子
清清浅浅的,隐隐约约的,躲躲闪闪的
这些个******子
要么半遮面
要么羞掩门
不正经香
不使劲红
急死个人
急死个人
 
 
红灯笼
 
诱惑太深
一条巷子又一条巷子
碎花旗袍的女人,把自个儿
拎了又拎
 
再不能高了,刚好照亮
旧宅子,门楼子,几枝黄蓝妖娆
爬进墙角一张画报里,忘情地
纠缠
 
该怎样做,才能让身子不再摇晃
她把自己一截一截掐灭
拼命稳住
内心的火焰
 
 
风迷了眼睛
 
远方问阮籍为什么哭
“风迷了眼睛”
溥仪问王国维为什么哭
“风迷了眼睛”
祖宗问江山为什么哭
“风迷了眼睛”
 
燕子问村庄为什么哭
“风迷了眼睛”
母亲问奶奶为什么哭
“风迷了眼睛”
我问母亲为什么哭
“风迷了眼睛”
你问我为什么哭
“哦,亲爱。风迷了眼睛!”
 
 
喊出雪花
 
站在城市的街头,我要大声
喊出雪花,喊出亿万朵硕大的美美的雪花
 
盖楼的师傅们,快回家休息
老婆孩子把炉火烧得通红
被窝暖烘烘热腾腾
 
扫街的阿婆,快回家休息
阿公不再赌博,熬好了热粥
择好了青豆苗,洗好了红辣椒
 
刷车的大婶们,快回家休息
丈夫不再酗酒,放好一盆热热的水
等你回家烫烫那双冻肿老高的手
 
卖豆花的,卖香芋的,卖糖糕的,钉鞋的,乞讨的
来路的,去路的,沮丧的,悲苦的,倦怠的,困顿的行人们啊
 
都回家歇了吧
让这雪花飘啊飘
你们暖暖地睡啊睡
一觉一觉又一觉
 
 
诗人,我不要你们赎罪
 
该大山背起的重担大山背
该弱水承载的负累弱水载
该众生偿还的罪孽众生偿还
就让山的脊梁断裂,骨头粉碎
就让水的精气殆尽,魂飞魄散
就让众生去死,去投胎,去重生
让乱坟岗的松柏呜咽去
让笼子里的狮子嘶吼去
让大街上的神经病闹去
让疯人院的疯子哭去
让挨揍的女人挨去
让流浪的老人流去
让厂房的工人累去
让粮食的价钱贱去
让咳血的作家咳去
让他们去承受,去忍耐,去背负,去痛,去哭,去喊,去死
诗人,我只要你们活
诗人,你这孤绝,悲伤的孩子
且让众神以十万亩莲花重塑金身
让这熊熊的烈火,生生世世
诗人,我人间的悲伤的孩子,请来我的怀抱
我是母亲
母亲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5-4-7 至11,荐稿编辑:陈克、张无为)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上一篇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