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诗人汪国真因病去世

 

 
  人民网消息:诗人汪国真于今天凌晨去世,享年59岁。他的诗歌曾在20世纪90年代盛行,掀起了一股“汪国真热”,其代表诗句“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为一代人熟知。据了解,汪国真春节前就因肝癌住进了302医院,尽管家人与他积极治疗,但最终遗憾英年早逝。据汪国真生前好友透露:汪国真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定于4月30日(星期四)早晨8时在北京八宝山东厅举行。汪国真生前好友、诗人大卫在接受人民网文化频道记者采访时说:“汪国真的去世,让一代人纯真而美好的记忆显得伤痛惋惜,苍凉而珍贵。”
  “得知汪国真去世的消息,我非常吃惊非常吃惊,不敢相信!他的面相看上去至少比他的年龄要小十岁,而且他的心态非常平和,平时生活中很低调、很谦逊、很朴实,眼睛里有孩子般的纯真,符合我们心目中‘仁者寿’的标准。”诗人大卫与汪国真相识虽然只有短短不到四年的时间,但两人“一见如故”。
  大卫回忆说,汪国真虽早已成名,但从来不摆名人的“架子”,“我实际是汪国真的粉丝,但我俩见面没多久就打成一片,他对我很亲切,我还常常拿他开玩笑。”大卫还提起他与汪国真交往的细节,“他的微信还是我帮他下载开通的,用的是他的真名,他常常被拉进各种群里,虽然不怎么说话,但也从来不会拒绝别人。”
  诗人叶匡政在两次参加活动时与汪国真有过短暂的交往,他认为,汪国真为人“非常谦和,有君子之风。”
  “他的诗就像山间的溪水一样清澈,他的诗跟他的人一样很纯真,如今这样‘诗’‘人’合一的人很少见了。”汪国真在各地拥有很多粉丝,大卫回忆,他与汪国真一起出差时,常常会碰到汪国真的粉丝,“那些粉丝都会朗诵他的诗,我亲眼见过好几次。”
  汪国真的诗“是那个时代的一个‘符号’”,大卫认为,汪国真的诗也许并非专业诗人眼中的“诗歌”,“诗歌贵在含蓄,耐咀嚼,耐回味,从这个角度来说,汪国真可能跟‘诗人’的标准还有一定的距离,但正是因为他的诗歌写得明白简单,又时常有些哲理的句子蹦出来,所以易于流行,能够成为那个年代流传很广的诗歌。”而汪国真本人也曾在一次活动中分析过自己的诗歌能够一直流行的原因,“通俗易懂,不写花里胡哨的;容易引起共鸣;经得起品味。”
  诗人叶匡政认为,汪国真的诗作简单明了,有很多类似“格言警句”的句子,其中包含很多对人生的感悟,对人起到了激励的作用,“他的诗歌在当时影响了很多没有形式诗歌阅读习惯的普通民众。汪国真的诗与席慕容的诗、三毛的散文以及琼瑶的小说,代表着人们对那个年代大众流行文化的记忆。”
  作为诗人的汪国真,1985年起将业余时间集中于诗歌创作,期间一首打油诗《学校一天》刊登在《中国青年报》上。1990年开始,他担任《辽宁青年》《中国青年》、《女友》的专栏撰稿人,掀起一股“汪国真热”。其代表诗句有“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等。他的作品有:《热爱生命》《如果生活不够慷慨》《我微笑着走向生活》《倘若才华得不到承认》《假如你不够快乐》《跨越自己》《挡不住的青春》《只要明天还在》《山高路远》《旅程》《走向远方》等。
  近年来,汪国真开始音乐的研究和创作。2003年11月中国音乐家音像出版社出版了他作曲的首张音乐(舞曲)专辑《听悟汪国真——幸福的名字叫永远》; 2003年12月至2004年1月间,他应邀连续四期担任中央电视台《音乐擂台》歌手比赛评委;2004年民族出版社出版了由他作曲的《小学生必修80首古诗词曲谱》一书;2008年他完成了为400首古诗词谱曲的工作;2009年6月应邀担任上海大学生音乐节评委会主席;2009年12月在北京音乐厅举办《唱响古诗词·汪国真作品音乐会》;2010年9月中国国际广播音像出版社出版发行《汪国真音乐作品歌遍中国系列》第一辑(涉县美)。2013年中国国际广播音像出版社出版发行《唱着歌儿学古诗·汪国真古诗词歌曲》(80首)唱片专辑;2013年他作曲的《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入选中国音乐学院的教材《中国古典诗词歌曲教程》一书。
 
  另据凤凰网消息:汪国真祖籍福建厦门,1956年6月22日生于北京,毕业于暨南大学中文系,当代诗人、书画家、作曲家,1982年毕业于暨南大学中文系。1985年起将业余时间集中于诗歌创作,期间一首打油诗《学校一天》刊登在《中国青年报》上。1990年开始,汪国真担任《辽宁青年》、《中国青年》、《女友》的专栏撰稿人,掀起一股“汪国真热”。2005年始,他的书法作品作为中央领导同志出访的礼品,赠送外国政党和国家领导人。2005年担任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学艺术创作中心主任。据北京零点调查公司1997年7月对“人们所欣赏的当代中国诗人”调查表明,在新中国成立后出生的诗人中,他名列第一;他的诗集发行量创有新诗以来诗集发行量之最。
  在2013亚太经合组织(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习近平主席引用了汪国真的诗句:“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对于习主席会背下他的诗,汪国真表示非常激动,连连感叹“习主席能背下我的诗词,我觉得挺欣慰的。”
  汪国真诗歌的盛行,是20世纪90年代给人留下最深印象的文化现象之一。上个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朦胧诗出现并且一时风靡。接下来是“后朦胧诗”、“第三代诗”还有“第四代诗”。80年代末90年代初诗坛或者说在诗坛之外出了一个汪国真,他的诗让人读懂了,在主题上积极向上、昂扬而又超脱,但批评的声音却也非常尖刻。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上一篇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