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浅予

 
痒的感觉总是飘着
无法落到某一处具体的地方
如果它落在皮肤上
我可以用指甲挠
如果它落在肉里面
我可以用针扎
但它总是飘着
我找都找不到
 
 
有一个男人失恋了
 
有一个男人失恋了,他好悲伤
但其实,失恋的不是他一个人
而是他和他的女人
他们都好悲伤
他们的悲伤非常相同,又有点不同
相同的悲伤到最后都烟消云散
不同的悲伤一直保存着
只是谁也不说
 
 
我的乳房变得很小
 
我的乳房突然变得很小
其实我知道,不是突然
它们一直在变小
只是我突然才发现
我的乳房比以前小了很多
因为好久没有男人碰
或者说没有曾经碰得那么频繁
它们越来越小
我抓着其中的一个
感到有点悲伤
又有点苍凉
 
(选自浅予的博客 ,荐稿编辑:圣歆)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上一篇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