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椿树(外一首)

大解
香椿树不足一把粗,她稍一用力,
就把它搬弯了,摘光叶子后才肯松手。
小树弹回去,又弹回来,顺便抽了她一下。
“嘿?你还敢打我?”
她有些怨怒。
见我在一旁,她又笑了。这个老太太,
脸大,肉多,笑起来浑身都在颤动。
 
 
心事
 
无数次,我从天上下来,拉着行李箱,
在地球上落脚,潜伏于闹市,等待下一次飞行。
 
原乡究竟在何处,让人如此勾魂?
我深知此生已老,原罪加身,
却依然渴求获救,做一个疲惫的归人。
 
(选自大解的博客,荐稿编辑:特爹)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