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毛淑萍
毛淑萍,女,1978年7月3日出生,1998年毕业于湖北广播电大,2010年毕业于湖北师范大学,现在大冶还地桥镇中心小学教书,有诗作发表在《黄石日报》、《东楚晚报》、《五彩石》、《铜草花》等报刊上。
 
 
一束干花
 
一束干花,一束干枯的百合花 
粉红、淡紫、纯白,共有十来枝 
插在有花纹的黑色高脚瓶子里 
绽开在客厅的一角,那么逼真、美轮美奂 
 
每次推开家门,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 
给我这空寂、简洁的小屋增添了几许温馨 
我时常拂拭花瓣、枝叶上的灰尘 
让它看起来依旧美丽动人
 
久而久之,打理它的次数渐渐减少 
它的身上也渐渐粘满灰尘 
花瓣变得卷曲,枝干不再挺直 
香味早已丧失殆尽
 
曾经我是那么喜爱这束干花 
虽没有鲜花的浓艳,没有勃勃的生机 
但那些不再鲜活的躯体依然温柔无比 
生命停止了,灵魂不曾睡去 
 
如今,我的生命还在房间里跳荡
可灵魂还比不上那束干花,早已沉睡
 
 
一把小提琴  
 
多少个星稀月朗的夜晚 
小提琴在主人的手中 
发出美妙的声音 
主人陶醉了 
 
如今小提琴
被遗弃在房间的一角 
孤独寂寞再也引不起感动 
灰尘如轻纱 
裹住颤动的身体 
 
月儿发出冷清的光寒气逼人 
优美的琴声随风慢慢淡去 
消失在繁华红尘中
 
只是在某个寒夜 
那悠扬的旋律 
穿越历史的河流 
与那深宫哀怨的乐曲融在一起
 
 
两片花瓣
 
一片新鲜的花瓣
绽放在春天的阳光下
那般娇嫩,带着淡淡的幽香
让人怦然心动
 
一片干枯的花瓣
吹散了几季的愁绪
轻轻张开双手
却不敢轻易触摸
 
两片不一样的花瓣
现在悄然摆放在我的面前
一个行将凋零,散发出阵阵花香
一个娇颜永驻,没有生命的气息
 
哪一片,我都舍不得抛下
多想我的掌心成为温暖的土壤
让她们复活,完好如初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