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田溢文
田溢文:生于1964年3月,大冶市还地桥镇团结村人。黄石市作协会员,诗歌曾在《诗神》,《青年诗人》等报刊上发表。
 
 
我的村庄
 
村庄
是一棵盘根错节的古树
饱经风霜的巢里
繁衍着山后的碑林
和虔诚的祈盼
我们雀跃在
沾满风和水的绿叶上
是最福气的农事
 
一条小路牵着我们
走进庄禾的根部
领悟秋日暖阳
和粮食的思想
最朴实最憨厚最亲切的
炊烟  日复一日
教我们度过贫穷与快乐
村庄额头的小河
是我们无法淌过汗水的皱纹
永不枯竭着沐浴我们
千古的牛羊和爱情
 
我们的祖先聚首在天上
村庄里的庄稼
爱喝天上掉下的水
爱吃天上掉下的阳光
这些庄稼们呵
总朝天上的那个方向长
于是  一场雪
裹满来年的吉祥
飘过天空
无声落地
我们和牛一起足不出户
足不出户的我们
为一个好兆头歌唱
 
阳春的土壤
面对我们
一只只灵性的蚂蚁
不知从谁的心中爬出
伴着破土的种子
不亢不卑地和我们一起
感受村庄的恩典与祥和······
 
 
冬夜怀想一截根
                                                              
一棵参天的大树
倒了  倒在城市的餐桌
制成很方便的筷子
 
疮痍的山坡上
几枚落叶和小草一起
商计着东风要来的日子

不知还能为春天做些什么
 
泥土掏空了
春天掏空了
触须的另一端
几只蚂蚁收藏着什么
无知的小弟
擎起一颗正旺的火子
吹成   黑夜里放飞的星星
他不知道  来年的春里
和他嬉戏的小鸟
失去枝繁叶茂的蓝天
和他打滚的小草
失去浓荫呵护的童年
                                                             
死去的根  总是
以一种燃烧的姿势
走近我们
我们活着  该以一种怎样的姿势
和树站在一起
今夜  坐在零度之下的山村
一种燃烧的
光芒  灼痛我攀枝的手指
 
太阳回家了
鸟儿睡着了
雪的下面
我仍能看见
养活你的那方厚土蠢蠢欲动
根  一截来自地心的血系呵
你枯瘦的火焰里   
总让我看见一双枯藤老树的手臂
摇曳  那条山村的小路......
 
城市的人群很拥挤
拥挤的人群像座长不高的森林
一双双筷子一次性的速度
掠过我们的天空
我不忍细看的
是从身边逃亡的另一棵树
                                                              
一缕青烟  漫过屋顶
此刻  我能握住的
是一杯种植家园的灰烬······
 
 
三月
 
谷种还在泥塘里浸着                          
清明就来了
 
父亲  坐在田垅上
看那条劳动的牛
一口一口地
啃着  一个青嫩的季节
 
爱雨的江南
很乡情地  落在
父亲的身上
我无法为父亲拒绝
这些江南的雨们
就像燕子无法拒绝
母亲那些多余的唠叨
 
一双小手把童年的快乐
向云端里放飞
芦苇坡的新绿  
又要长出鸟们多少甜言蜜语
谁家的瓜藤爬上了老屋的檐前  
引来弄春的蝴蝶 
盈盈的翅膀沾满三月梦幻
飞进  温馨的黄昏······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