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过山雨
原名叶柏禄,曾用笔名叶绿柏,男,1965年生,湖北省大冶市还地桥镇燎原村叶贵湾人,现居黄石。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公安大学出版社、《长江文艺》、《延河》、《当代小说》、《黄石日报》、《新浪网》、《榕树下》等报刊、网站发表长篇小说《致命出手》、《别把我不当情种》、中短篇小说《桥头堡》、《谢葵》《去天堂的路有多远》及部分诗作等近百万字,1983年黄石市工业学校电气自动化专业毕业,1986年湖北大学中文系毕业。
 
 
不嫁斑马
 
她说他潇洒得像一匹斑马
她为他第一次将水刀子吞下
可是她的眸子暗暗低垂
因为斑马有了另一个她啦
有一天几个女孩窃窃私语
这个男孩优秀得怕是难嫁
于是斑马一夜间声哑
从此不再见意气风发
 
为什么只有她怒放心花
告诉他新学年新柳又抽芽
为什么只见他胡子拉渣
沉默从寒假又到暑假
有几次他约她又吞下水刀子
可更多次他悄悄走过屋檐下
直到毕业分配地角天涯
期盼的约定还没有变化
 
工作半年他打破电话
执着千里一定要寻她
可是她风情万种做了新娘
斑马洒泪唏里哗啦
她说她不是怕付了年华
只因为他不再是她的斑马
再见的水刀子好难吞下
更哪堪心儿被慢慢敲打
 
 
孤独中觉悟
 
有人孤独
孤独地在千秋万代中行走
我也孤独
却像虫子一样
爬在母亲的手心、手背中鸣叫
忽然之间
我发现那流连的十指与老茧
竟幻化成
千秋万代中的山峦与海礁
 
 
乡思
 
忘不了歪脖子树歪歪
老黄牛又系了半晌
忘不了青石板溜溜
家门口依着亲娘
忘不了鸭子河清清
春妞去了何方
 
为什么有割不完的青韭
一茬一茬地疯长
为什么是劣质老酒
一遍遍品在梦乡
为什么见泥泞小路
穿越过城市的长廊
 
乡思啊
看得见的是热泪
看不见的是愁肠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