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陈桂华
陈桂华,男。六十年代末岀生于还地桥镇军山村担丘垅湾。谋生之余,写点文字聊以寄托。作品散见于《湖北日报》.《长江文艺》.《中国化工报》.《诗歌报月刊》.《江门文艺》.《湛江文学》等报刊。
 
 
汲水的人
 
汲水的人 泥土的衣衫
他的白色的房子
蛰伏在吉祥的鸟语中
 
汲水的人
穿过露水中的葵花地
劳动的村女 歌声晾在
一片葵叶下面
硕大的花盘上
飞动她们粗糙的小手和欢乐
汲水的人
蹒跚在如花柔软的笑声里
他的白铁皮的水桶
在熹微的晨光中生动地
晃出单调的声响
 
汲水的人
无声靠近井台
一只鸟
从寂静的坟地飞出
啁啾着往南山飞去
汲水的人
无语。摇动轱辘
泪和叹息
哗哗溅入水井
 
 
望秋
 
望穿秋水
父亲的目光越过辽阔的荨麻地
双眼蓄满感激雨水
以及对年成的憧憬
赤红的高粱粒灼眼地闪烁
汗珠凝成金黄的颗粒
 
折根艾蒿
扛着锄头或倒扣双手
走在如烟的民谣中
临冬的苦荞汹涌无边嫩绿的暖意
小花狗轻轻跑过身边
留下雨点般的脚印
盈巧如酒盅 倒影
村庄 河流的往事
蓝雏菊如梦的花期
 
 
前往工业区的路上
 
前往工业区的路上
飞落一群觅食的灰麻雀
他们从一片厂房
轰地落在另一片厂房
扑棱棱的翅膀
扇起疲惫和漫天灰尘
暮色苍茫我不知道那个人
什么时候出现在这条前往工业区的路上
他的面容恍惚
在走路也摇摇晃晃
他多象老屋空地上的一株高粱
瘦削的身影
孤单得令人忧伤
 
漂泊多年
有多少似水年华值得追忆
青春热血梦想
关于利益的争斗
直至两败俱伤
 
前往工业区的路上
一颗突出路面的石子
硌痛我的梦想
泪眼中,工业区远远的灯火
暖暖地 暖暖地
被那个人的一声叹息
遮挡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