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胡佳禧
胡佳禧,男,1966年生于大冶市还地桥镇还桥村,大专文化程度,中共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黄石市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伤口的馈赠》。诗作散见《诗歌报》、《黄河诗报》、《诗中国》、《黄石日报》等报刊。现在还桥村委会工作。
 
 
还桥村

每一个村庄都有一个与之相关的名称
比如 还桥村就是八仙中的二仙
神游至此 留下美丽传说的地方

最初的还桥村
只有茅屋三间
像一条小船 停泊在一片水域中央

地处镇中心的还桥村委会
历经五次搬迁与重建
却始终建在一水绕道 川流不息的
还桥大港之上 始终离不开
二仙传说的仙桥之上
还桥村的名字
在还地桥镇抢尽了风头

就近读书就在胡家新屋
316国道建设紧靠黄仕屋
新农村建设试点设在胡养纯细屋
上街中街下街是商贸区
肖家庄吴四相董家坡是居民区
阳阴庄卫家庄黄宗尧庙家湾
座落在金桥工业区
村委会服务大厅
就象航标灯
照亮并维系着珍珠般的村落

还桥村 有仙桥
仙桥人 尽记仙桥事


爷爷
 
妻子的爷爷,我也叫爷爷
妻子嫁给我,爷爷一样嫁给我
妻子嫁给我时20岁,爷爷那年70岁
 
爷爷经常对我讲
他有一段悲怆、风光的人生
年轻时被国民党抓过壮丁
被日本人强迫做过劳工
解放后,担任过信用社主任及农会主席
最后,不知何故还是成了一亩三分地的农民
 
爷爷的白发在夕阳下闪光
他的绝活足以让村口那棵古树的年轮虚长
犁田耙地无需人工复垦
手工打腰子  捆起锄头结实无比
还有手工制作的枪担、箩子、草鞋、搞棍、洋叉
样样如丰盈的艺术品
让庄稼人武装得地地道道名副其实
 
爷爷与我度过了19个春秋
去世时,他像棕树一样坐着
是我扶着他咽下最后一口气
送爷爷走时,我的哭泣
像雨水一样,落在他留下的蓑衣上
 
 
父亲
 
父亲走了许多年
我做父亲,也做了许多年
父亲走时,我没有流泪
我在流泪时,想到走了多年的父亲
 
想起父亲
就想起村北的一丘水田  一片棉花地
那是父亲的妹妹、我的姑姑所在的方向
那是我儿时起就徒步走了多年的亲戚
 
想起父亲
就想起村前的老仓库及晒场
父亲负责晒粮
我负责送午餐
 
想起父亲
就想到我一期的学费是二元五角
就想到晚饭后在家里吃饭的客人
留下的二元五角
就想到除了二元五角再记不起几分几角了
 
想起父亲
就想起父亲留给我的那间土坯房
虽然现在已变成了水泥结构
可位置没变,正门的方向没变
 
想起父亲
就想起父亲平生只用一个半斤装的瓶子打酒
而每次打酒不足瓶子的一半
没有想到父亲匆匆忙忙走了
也只走了人生的一半……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