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胡耀文
胡耀文,男,1966年11月6日生于还地桥镇屏山村,汉族,大专文化程度,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大冶市作协会员,文章散见于《未名诗人》、《诗歌报月刊》、《五彩石》等刊。
 
 
塘桥的春天 
 
我在两个村庄的缝隙 
沿着三月,揳入塘桥寥落的春天
 
排形地丰腴的炊烟
被红叶石兰的锦毯
铺陈在视线之外
 
燃情的白玉兰 
点亮陈家八房云淡风轻的天空 
灿烂的红玉兰
烧灼行人疲倦的眼
 
那蓬乱的荆丛间
一只啼鸣的灰斑鸠 
消失一个肉体小小的忧伤
 
面对一片洁白浪漫的樱花 
是谁?感到无以言说的赧颜
 
 
现场 
 
我一个朋友发来信息: 
她去乡下送嫁,哭嫁那天 
新娘没哭,她却哭了 
“你不在现场呀,我听到她母亲的哭声哟……!” 
这似乎是好理由,因为 
循着哭声她回到了自己出嫁的现场 
晴朗的天空露出欲雨的表情 
而那个悲伤哭泣的人 
分明是自己的母亲
 
一根藤蔓要分枝
并且要走很远的路
将花开在陌生的地方 
把方言和初恋遗忘在家乡 
用另一种方式对话人生
 
几许欢喜夹杂着几许失落 
哭嫁歌响亮的现场我见过 
那时我并没有听出 
哭声的挽留,也没有感动 
 
只是这次,从朋友的信息中 
我仿佛读懂了哭嫁现场
浓郁的忧伤和乡愁
我看到那些个妙龄女子,带着爱的憧憬 
为了自以为是的白马王子 
用一生时间 
去体验必然的位置
 
其实她们的哭声只是老祖母哭声的延续 
母亲们的花儿呵 
你们一代代的乡思 
沿着乡音的血脉
是否回到了青藤缭绕的家园
 
 
一路风景 
 
从家里到单位步行大约一刻钟行程 
7:30准时出发,不算政府食堂就餐的10分钟 
再缓缓踱向计生办,签到后 
距8时上班略有富余。
 
呵,我说的是春天 
气温渐渐升高,人们穿着厚薄不一的衣裳 
这是变化多端的三月:即便昨天平均温度只有18度 
今天就高达30度了----就像一出跨季舞台剧 
演员们急速变换着华服。 
我被寒冷的儿子害得够怆 
早晨只好堵着鼻子出门
 
首先映入眼帘的 
是苗圃市场几个贩卖春色的人 
穿着毛衣冬装,仿佛从冬眠中刚刚苏醒 
李树、桔树、桃树......嫩绿的春光 
恰好可以解救睡眼惺忪的精神
 
拐角处,霞胖子的露天水果摊已摆上了 
五颜六色的果实,它们从各处的季节出发 
旅途劳顿的脚步声停歇在小镇一隅 
晨风中展露肥瘦不一的脸
 
马路边的候车场,停着从小镇到市区的公汽 
漂亮的女售票员们,高声叫喊着将到达的地名 
此起彼伏的声调宛如歌咏比赛现场
 
越过街心公园,对面农行旁是小艳的早点摊 
油条、豆浆、锅龟是镇郊老农的最爱 
一位收废品的老人用发黒的手捏着油条 
就着二两老白干儿,微微泛红的脸庞 
淌着满足的油光
 
菜市场路口,进出着 
各行各业行行色色的人民,嘈杂的气味 
混合在初春的花香中。“狗日的粮食” 
在这里找不到典故
 
政府临时工是食堂的主角 
她们每天一换的叶子,衬托窗口不变的早餐 
又用意气的嘟哝迫使新上任的办副想方设法 
变换口味以安抚她们疲惫的味蕾
 
行道树的绿影中,走来两位服装厂女工 
她们几乎准时在7:45和我擦肩而过 
飘起长发的香风带动工作牌翩翩蝶舞
 
派出所和卫生院的拱桥旁,大巴油腻的嘴 
鱼贯而出几个年轻的女护士 
袅娜身影越过溪桥,恰如: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
 
那些春景中的花儿,你们矜持的 
端庄的美丽的活泼的,呵,还有 
短暂的……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