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梅秀英
梅秀英,1965年2月出生于大冶市还地桥镇黄冈村梅家细屋,湖北作家协会会员,供职于中国工商银行黄石市分行。1984年开始文学作品创作。诗歌、散文发表于《诗选刊》、《中国诗选刊》、《长江文艺》、《小品文选刊》、《湛江文学》、《陕北文学》、《中华人物》、《鄂城文学》、《中国铁道报》、《江淮晨报》、《青海日报》、《新快报》、《华夏诗人报》、《黄石日报》、《东楚晚报》等报刊。2000年获《九头鸟》杂志社举办的全国小小说征文比赛优秀奖,2008年获中国工商银行总行散文征文比赛一等奖,2011年获中国散文学会散文征文比赛二等奖。诗歌、散文、小说被收录于《先锋诗人作品选》、《2008年网络诗歌年鉴》、《名家诗人一百家》、《黄石文艺丛书·诗歌选》、《纸上光阴》、《情爱百年》等诗歌、散文集。出版诗文集《生命的感动》,出版长篇小说《婚姻症候群》。
 
 
节日里,耳背的父亲
 
很难欢聚一堂的
父亲的满堂儿孙们
陆陆续续前来拜年了
一批批的到来
鞭炮被父亲一次次点燃
一浪浪噼噼啪啪的炸响
引来一阵阵惊扰的呼声
唯有父亲
是一脸的祥和和安然
 
暖融融的冬阳下
父亲的子孙们三五成群地围坐
国事家事天下事
纵横调侃,父亲
从这一堆人走向另一堆人
又从另一堆人走向这一堆人
极少开口说话,而脸上
一直洋溢着生动和满足
 
父亲偶尔也独自坐一会儿
闷头点燃一支烟
让他早已耳背的静寂世界里
有一丝火的明灭
和一缕烟的升腾
 
 
母亲是一棵深秋的果树
 
母亲是一棵秋后的果树
丰满的枝头已空空落落
慈母的情怀却依旧枝繁根旺
 
母亲是一棵不倦的秋树
离枝的果实远去了
畏寒的小鸟南飞了
就算秋霜染透衣襟
绿云般的发髻已稀拉
母亲依然固守张开的姿势
默默向四方守望
 
母亲守望的目光是一抹
霜天晚霞,隔山隔海
追赶向东奔驰的太阳
青山黛色,沧海迷惘
母亲倚门守望的目光
如一丛丛枝桠,在暮色里
向着浩渺的天空静寂瞭望
 
母亲寂静的姿势是一团绿火
稍有风吹草动
生命之树就竖起千万只耳朵
一枚秋叶落地
母亲也会认真聆听
是不是儿女们的音讯
 
母亲老去的岁月
卷曲成一张秋树的糙皮
以失水干裂的代价
裹住一颗
让儿女来年春暖花开的心脏
 
 
父亲是故乡那棵老枫树
 
你是故乡那棵最老的枫树
发不出新芽的枝条
还是以曾经给我避雨挡风的姿态
挣扎着去张开生命不息的怀抱
等待倦鸟归回
 
远远望去
或是在梦里
你似一个苍老的鸟巢
多少风雨飘摇的日子
我在无法走近的哀伤中
看到你的衰老如枯枝
一根根断裂,松散,败落
只是依然不改
去迎接倦鸟归巢的模样
 
我是那棵枫树底下,青草地上
飞来飞去的鸟
无数次飞离
却从没有走远
与其说我守护着你,还不如说
我离不开你的守护
你苍老的身影下那些茂密的根须
已深扎进我的血脉
长成丰满亮丽的羽毛,其实
我展翅之日
正是你衰老之时
 
无数次,我将我的迷惘
搭挂在你的沧桑上
你风烛残年的树干上
每一块斑驳的树皮
总是以脱落的痛楚
向我诠释生命的珍贵
你干裂的风骨
足够晾晒我全部的忧伤
 
我是一只不死鸟
我将会一次次盘旋
一次次振奋,因为
在我的生命里
故乡那棵老枫树
老而不死
死而不朽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