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黄美红
黄美红,女,1974年,还地桥镇下堰村黄亿珠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黄石市作家协会会员。曾在多种报刊发表诗歌、散文多篇,现供职于大冶市工商联。
 
 
这些年
 
这些年,我不属于自己
我顺从命运、顺从爱情、顺从逆来顺受
顺从三月的雨水多于暖阳
顺从自己偶尔的边角锋利
我倒掉不想喝的红酒,让别人不舒服
 
这些年,我畏风、畏雨、畏荒凉
畏一场场的白消失于一幕幕的黑
畏词语在我脑海的消失和崩溃
整日的无所事事,用塔罗牌算命,画桃花
 
我尽量保持恰好的暖,保持站立向上的姿势
我一直优美但无安全
我的美来自于我爱过的香草,来自灯光
来自体内的寺院,来自镜头后的木质人生
来自香甜多汁的词语,和你偶尔的摩擦

其实,我多么喜欢你身边的鸟语、花香
你身上鲜明的四季、淡淡的烟草
喜欢你婴孩般的面孔、未蒙上伤世的灰尘
 
而我背负着的满身石头
隐隐约约,我听见自己远走的声音
却又害怕 你从我眼前消失
然后隔着一生一世的两匹孤独
泪,一样从眼中流出
 
 
不说

如果一定要说出什么  就必须说出叙事的背景
说出一场野兽般的大雪和暗夜里隐秘的黑
 
说高处的人别处的生活与盛开的白
“风中的足迹是谁在寻找”
雪落在哪里 都在演绎一场盛大的绽放与告别
 
西望长安,雪夜中
一路向北,那个风尘仆仆的爱情造访者
试图将寒冷晕染成高贵的艺术
 
这些,可能你已经遗忘
向日葵的金黄,巧克力的赭石
桃花的灼灼 ,是你曾经为我布下的沉醉之道
 
还来不及判断,那个站在葵花地里对着我微笑的人
脸上仍在散发着太阳般的光泽
 
时光的另一端,聆听
出土的黑色金属编钟在古琴台
重复演绎一出大唐时期延续到今朝的盛大狂欢
 
马嵬坡 ,一个男人从袖中挥出的一条如雪的白棱,
让盛世的梵音戛然而止,从此多情的岁月被打入最初的原形
 
日影飞去,那些隐匿于时光之下秋水之上
或凋零或盛开的一切的白,不说
 
 
一生荒凉的守候
 
“别惊扰我,让我在夜里临风。”

这陷塌的黑里,你等待了多久?
七百年啊,还是八百年?

走了的,一切还会回来
你和我,前世一定有债
否则, 谁会在城市辗转来到空荡荡的山岗
谁会领着万里春风,辇落仆仆风尘
赴这场千年久候的邀约

所有的结局都由时间预谋
此刻,你身边的古庙没有了行走的僧人
没有太阳下与你隆隆合唱的风声与布谷
没有惊慌失措的袋鼠,游于丛草的萤火虫
只有无人收留的寂静,驼铃嗒嗒带我走不近的古道
和你匍匐在地深蔵一生的阴影

不管怎么说,我是有罪的
原谅我吧,原谅我的罪
让你荒凉守候一生的罪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