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位诗人批评家评价叶文福

 
  如一声断喝!叶文福的《将军,不能这样做》永远镌刻于中国七十年代末的历史留声柱,成为当代“干预诗歌”的先声。尽管被他所制止的,昨天今天明天仍将不断发生,但被制止过的历史将成为另一种有意味的历史。
  被我称为中国“诗骨”的叶文福先生,其诗其人几十年的遭遇,不仅标明了中国现代诗的不屈硬度,也永远提示着这个国家现代诗生态背景的严峻。然而,诗一旦出发,无人可以阻挡。
  如果让时间回到英雄出发的时刻,一定会有更多的今天的人同时上路。这就是叶文福曾以身试国的才华之外的进化定律。
——徐敬亚。2015年清明


  如果将来再有一个什么运动的话,中国的诗歌的希望也只有叶文福了。因为,只有叶文福一个人血性依然!
——北岛


  这次参加诗歌节的叶文福,写《将军,不能这样做》,反特殊化。后来打击他的人,就逼他“说出来”,将军用了多少钱?钱从哪儿来?用这种非诗歌的方式来对待他。叶文福的这首诗,当时还是很令人振奋。
——谢冕


  叶文福“缺席”是中国诗坛真正的愦憾。
——高伐林


  实际上就在那个时候我还是觉得叶文福是最有天才的诗人,虽然落魄了,除了朦胧诗以外,能够振兴中国诗坛的人应该是他。
——周涛


  从本质上来说,一个诗人受到青睐,引起广泛的关注,是其作品和民众的心态以及审美需求契合有关。赤子之心、单纯、飞蛾扑火般的对真的追寻、煤一样“我 要燃烧”的炽烈的情感,以及鲜明的爱憎、道德感,和那种极强的现实感与浪漫气息,适合于朗诵让人一听就懂的表达方式,独特的具有强刺激的语境,当时的社会 背景等等,是叶文福的诗取得成功并产生巨大反响的因素。
——韩作荣


  《将军》一诗所表达的实质上是在党的三中全会方针指引下文学的一种觉醒;是人民民主权力的要求借助于诗的形式的一种宣泄。如果说“愤怒出诗人”的话,这种“愤怒”有着准确的分寸感,是“恨铁不成钢”的一种思绪。
——高洪波


  叶文福同志的******并没有停留在我们的将军身上,而在追寻更大的目标。他在《解放思想的阵痛——<将军,不能这样做>发表之后》一文中说, 将军只不过是小小的“苍蝇”,还有“握有更大的职权”的“老虎”。于是,他竟然成了“打虎英雄”,******转向带有“落后的阶级属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和 “党的高级领导人”、“各级领导者”,当代的“秦二世”、“杨广”。
——硕范


  叶文福的诗歌在70年代的最后一年发生了风格的突变,形成了自己鲜明的个性和风格特征。这时期他的诗是生命激情的直接流泻,是内心深处奔突的岩浆的喷 发。这种激情往往表现为对丑恶的无情抨击和对光明的执著追求,这激情显示的是一种人格。从诗歌的审美风格看,它给诗坛带来的是一种阳刚之气,一种壮骨雄 风。
  在中国新诗历史上,叶文福创造了最具“真爱”意义、最富“真美”色彩的“生命之诗”!
——支禄


  在今天……某些地方的拆迁行为,与那个拆幼儿园的将军相比,其蛮横程度则有过之而无不及。诗人当时不过是出于善意,想振臂一呼,引起官员的良心发现。现在看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是一条铁律,只有让制度把权力关进笼子,腐败才有医治的可能。
——丁东


  转眼间,诗人已经69岁,白发盈颠,当时年少青衫薄的风华岁月一去不返。然而,当诗人慢慢老去时,他的诗却在返老还童。人们开始寻找、怀念《将军,不能这样做》这首诗。个中原因自然不难理解。
——章诗依


  (新世纪)十多年来,他虽然也写诗,但以散文为主。在书中,他不改其刚直而真诚的秉性,以刚劲而深刻的笔触娓娓讲述自己的人生历程,但字里行间宣泄而出的,却是对时代悲喜和民生疾苦的深刻思考。
——胡孙华


  上世纪60年代70年代的叶文福,给我印象最深的,与别人不相同的,是对艺术的高标准要求。……1979年后,连续的批判,使叶文福发生了重大的转变。他变得坚强,变得成熟,诗风也变得冷峻和悲壮。
——喻晓


  我们赞美叶文福是“生命诗人”,不只是因为他表达了生命和生命精神,而是还要看到他总在追求一种富有人类生命启示的表达方式,而这种表达方式在理性的光辉照耀下,又不断地逼视生命的现实。
——陶发美


  作为诗人的叶文福是一个激情燃烧的热血男儿,出身行伍,敢哭敢笑,敢怒敢骂,性格中有过于充沛的阳刚之气。
——邢海珍


  叶文福有曲折、丰富且极具时代特征的人生体验,但无论他的诗在社会上掀起什么样的轩然大波,写得多么优美或锋利,都只能倾吐内心那些或澎湃、或缠绵、或燃烧的情感。
——栾纪曾


  叶文福他是伟大的,他用毕生的生命为诗的崇高精神奋斗着,不计较名誉,不怕污言秽语的诋毁,只讲真话。如果说有人怀疑他对祖国的爱,那么你就听听他朗诵的诗歌《祖国啊,我要燃烧》吧!
  叶文福是激情澎湃的诗人,他把爱都给了国家,给了人民,给了那些被遗忘的历史和在历史中沉沦的乡亲。
  叶文福是一个直述胸臆的诗人,我们承认诗歌的门类种种,都有精彩的呈现,叶文福的诗歌就别具风格,不可同日而语,他的主题神圣,他的文笔直接,准确,直达要害。他不同于一般的传统诗人,他个性极其鲜明,充满了血性,有人说他是疯子,其实是他敢于说真话。
——荒原易人


  叶文福这个人,也许在今天没有多少人知道,但是在三十年前文学狂热的时代,“叶文福”这三个字可谓如雷贯耳,那可是当时最为耀眼的“明星”。可以说, 那种“红”的程度,今天的任何一位明星,恐怕都难以与之相比。让叶文福一时间声名鹊起的是那首发表在《诗刊》上的著名诗作《将军,不能这样做》,也就是这 首诗,彻底改变了叶文福原本平顺的人生命运,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当代诗坛上一个特别有个性特别真实特别桀骜不驯的诗人,他那起伏跌宕的人生悲喜,也同样让人 特别感怀。
——徐俊


  1979年,他创作的一首《将军,不能这样做》在《诗刊》发表后,先后被全国几十家重点报刊、杂志转载,因为褒贬的严重对立,在诗坛乃至整个社会引起 了强烈反响。这是一首维护革命神圣性的诗,作者对将军的指责出于革命,对将军的期望也是出于革命。在该诗发表的时候,反腐倡廉问题尚未提出,更未引起全社 会的关注,这表明诗人思想的敏锐性。《将军,不能这样做》作为中国当代文学中最有争议的作品之一,自有其文学史上的地位。由此可见,他的诗歌的高度,不仅 仅属于他个人,而是属于整个国家和人民。
——李铖


  总的感觉,这是一个有良知的人,这是一个敢于说真话的人,所以也就注定了这是一个要饱经磨难的人。果然,1979年因为一首《将军,不能这样做》,抨 击了当时某个居高位的军内领导特权、腐败行为,竟然引起了二十余位将军联名向邓大人告状。邓大人的批示无从知晓,但之后作者受到了长时间的折磨,写了长时 间的检讨,并因此丢了军籍。在此期间作者虽然也曾想到过自杀,但毕竟他是楚人,从小就受“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楚风影响,所以他最终还是挺过来了,也给 中国文坛留下了又一个有良知的诗人。
——一蓑烟雨任平生


  当前,正需要我们每个党员尽最大努力加强党和人民群众的联系,努力恢复党的形象,以便全国人民紧密团结在党中央周围,同心同德向既定的伟大目标奋进的 时候,叶文福却创作和发表(“将军”诗)这样的作品,难道还不应该深刻检查一下自己的立场和观点吗?即使作为一个军人,这样肆意丑化自己的将军,散布对他 们的不信任情绪,以动摇士气和战斗力,不光我们人民军队不能允许,恐怕世界上任何一支军队也是不能容许的。
——龚培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