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奖感言:诗人要捍卫自己的和诗的尊严

叶文福
  感谢《诗歌周刊》将第二届“致敬诗人”的荣誉授予我。
  与此同时,也请代我祝贺第一届“致敬诗人”得主黄翔先生。
  感谢徐敬亚先生和韩庆成先生创立了“致敬诗人”这个奖项。在这个奖项面前,中国现有的任何奖项也就只能自叹其假——因为它们都是假的。我认为,这个奖项应该是中国诗坛的最高奖项。
  坦率地说,当今的中国诗坛,黄翔先生和我获得这个荣誉是实至名归的。
  不管是纯文学成就,还是在这个残酷的时代,为捍卫诗与诗人的尊严、文学的尊严,人性和人类的尊严的搏斗中所表现出来的人格、情操、风骨,当代中国任何所谓诗人都不可以同日而语的。
  就我个人而言,一位诗人,一生能写出一首为人民、为民族也为自己所珍爱的诗,并且为一首诗受一辈子迫害,并且在种种残酷迫害面前,在无法忍受的苦难面前,英勇地捍卫了自己的和诗的尊严,我感谢自己做到了。
  我创造了中国诗和中国现代诗的最高荣誉。《将军,不能这样做》这首诗,从发表之日起,无论是从深度还是广度,就在拥有两千多年诗史的中华民族,都拥有 了最多的读者,上惊动了几乎所有的将军乃至最高领导层,下到几乎与诗无缘的老百姓。这绝不只是我个人的骄傲,而是中国诗、汉语诗的骄傲。在拥有两千多年诗 史的中华民族,能把诗写成这样,且能把诗人做成这样,屈指可数。我必须真诚地感谢历史给我的机遇,也感谢自己。

2015年4月26日于北京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