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燕子飞
一世冤家
 
你藏在我的折扇里
我一打开,风就会出来
你也出来
我假装放手,假装生气
假装不认识你
假装把你放在桃园里
不怕你在桃花里忘乎所以
我随时随地,是桃园的主人,随时随地
可以,将折扇收起
 
 
妹妹,我还是不想喝酒
 
菊花在秋天不打瞌睡
黑夜有多么深邃,菊花就有多么深邃
我们在菊花的香里夜夜笙歌
找不出自身的颜色
那时我们年轻,不在乎满身的伤痕
妹妹,你一把鼻涕一把泪
一盏空置的酒杯,你把自己灌醉
一次次用滚开的水泡软自己
你把盏问我喝不喝
今夜,我坐在你的身旁
我一筷子吃的是羊,一筷子吃的是蟹黄
再一筷子吃下去,草原静下来,海水静下来
我吃下去的是月光
妹妹,我还是不想喝酒
如果继续,我就想听你讲一讲
你记不记得我们柔软的样子
我们是从什么时候起
变得如此的硬心肠
 
 
哥,你醒了没
 
哥,你醒了没
你一睡那么长
把我的文字都带去睡
你醒了没
我老眼昏花了
我腰酸背疼了
我骨质疏松
我驼背了
我要等我的文字出来
等她们出来恢复我的年轻
我要将她们清洗得干干净净
我要将她们打扮得清清纯纯
哥,你什么时候醒
你醒来,先别将眼睛睁开
等我把文字放在你的怀里
等我走开
我一走开
你睡不睡我不关心
你醒不醒我也不问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发表于 2015-4-18 18:03  ,荐稿编辑:陈克)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上一篇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