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路攸宁
陌生
 
比起文字,蕨类更古老
除了携带原始的印记
还封存着古老的风雪
潜伏达旦的猎人
目睹了月亮苍凉的命运
人们不再珍惜火种,灯光已足够明亮
在西北的荒漠与戈壁之间
植物,做着最后的挣扎
 
雪线退后。河流
从一开始就选择了背叛
生来就无法拥有姓名的花
穷尽一生,去解读忠诚的含义
我们手持刀钳
试图解剖那些陌生的岁月
偶也,也堆砌枯燥的词句聊以度日
并固执地赋予它们卑微的意义
 
 
失措
 
槐花落满了操场,故事和歌声遥远
光阴从两片拥抱的叶子之间穿过去
眼里一片寂静,缓慢的日子适合怀念
地理书上说,我们这里常年缺少热量
那就离开吧,去到被太阳眷顾的地方
尽管我们一无所有
尽管巴山雨水充足
 
你到河的对岸,木筏下沉,马匹走失
青草努力生长,空气被刺疼
除了彼此祝福,我们别无选择
尽管如此,我仍然深感幸运——
珍贵的事一生也不会被忘记
而你,是我宛若藤蔓的疾病——蔓延,不可遏制
等待,沦为一座孤岛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90后诗歌, 2015-4-18 23:44,荐稿编辑:王丽颖、青青河边草)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