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春天在梦里流淌

伊水
河水流到哪里,春天便流到哪里
然而野花是不会流动的,还有那几块岩石,一把镰刀
和经过春天的梦
 
它们生来孤独
阳光照着的时候,所有人不敢说话
包括那握在手里的芬芳
也只是静静的,像光一样飘散
 
一个人,躺在石头上
回到一座村庄。一个孩子走下去
多年的光阴,裹就了一根皱巴巴的骨头
 
而河流湍急
赤脚奔跑的疼,也只能硬生生吞下
 
不用唏嘘,生活就是这么粗糙
就像曾落入怀中的鸟雀,此刻也只能不动声色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90后诗歌,2015-4-23 14:51,荐稿编辑:青青河边草)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