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人协会

臧棣
天气里总会有一个我们的故乡。
再怎么变换,天气
都是听觉的一部分。
相比之下,风云,不过是
一些起伏的配件。
 
或者,就这么撕开封条吧。
 
雨,现在是我的床单。
我的灵魂比我的身体潮湿;
我的潮湿,是一个名为雨的出版社
出版过的唯一的一本书。
读者比我们伟大,所以
我们从来就不缺少读者。
从南瓜的宽叶上滴落的每一滴水,
都可能是我们的读者。
明亮的读者,才不配
我们配不配我们的坏脾气呢。
所以,雨,现在是我的帽子,
就好像魔术师表演时
不会随便用别人的帽子。
我的头发是黑色的河流。
我发源于我们这样看待世界。
不本质,又怎样?
我觉得现在戴着的这顶帽子很合适。
所以,雨,现在是我的礼貌。
 
(选自北京文艺论坛,荐稿编辑:梧桐树)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上一篇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