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郑皖豫
胭脂血
 
太阳和月亮
这两样与地球无关的事物
带来它的光明和深暗。时来
万物在运转
一座生命
我像地球轴心那样
身不由己,生长
富于幻想、现实、水
从三十岁,我这个经营诗歌的寡妇
风雨不会因为写作放过我的窗户
野草是荒原的人间
情爱是炼狱。星星是我和天堂
 
在我空洞的面具背后
是我胭脂一样的血经年在流动
撞击心脏的时候,使我双目含情
巡视这人间。只有在你面前
它忘记了敲钟
 
 
囚主
 
我是自己的主
给自己制定法律
剥削自己
教导我
深爱
仇视
我医疗自己
只我一人
配备了一切,自然性,社会性
想占有我
 
那个内心小小的我
不停地祈祷、伏罪以及反动、暧昧
 
(选自《诗歌中国网》,荐稿编辑:王征珂)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