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花.春

风居
周六,白天的耳鸣攻城略地。一上午制图作业
使我神静思虚。电话不等铺垫,就踹开了春天大门
热水斟酌着舌头的度量,等不及,那颗春心
 
吟咏平铺直叙,抑扬顿挫窖藏在九曲十八弯的身躯
无声细波连绵着冰川雪野,也延展到星空月海
一句句转折和喟叹,催发了野花,枯树,鸟鸣粒粒
 
我还不懂在生活的浅滩处适当停顿,犹如树木
一路灿烂,根本勒不住奔赴生命高地的火焰
爱也罢,恨也罢,倾泻就倾泻得感天动地酣畅淋漓
 
所以啊,下班后我也要混迹田野,开花、凝香、布粉.....
 
(选自《执手天涯原创文学网》,荐稿编辑:梧桐树)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