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谈谈“中国地方主义诗歌运动”

羊羽
最近看到“中国地方主义诗歌运动”正如火如荼的进行。对于这场诗歌运动,基于我也是一名狂热的诗歌爱好者,所以写下这篇文章,对于这场声势浩大的诗歌运动,其结果我并不看好。当然,有一点不能否定(这也是唯一的重点):从致力推动诗歌发展的角度出发,我是尊敬这场运动的发起人的,他那种有担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己的崇高奉献精神是值得所有诗人学习的。但是发起人个人对于中国诗歌在当下社会的发展甚感不适,甚至是恨铁不成钢的失败感,无形中令他肩上的担子太重,所以想担起这份责任,用尽全力也要推动诗歌的发展事业。
正是因为这种挫败感,或者是急功近利的诗歌思想,所以组织一大批当今诗人,发起了这场所谓“声势浩大”的诗歌运动。我承认,对于诗歌界,有担当和责任心是很好的一件事,这种精神不是每个优秀的诗人都具备的,但是诗坛不是靠一个人的雄心壮志,就能改变现状的,这不是揭竿而起的农民起义,发起者也不是陈胜吴广。是的,当领导成为习惯的时候,就想当然的把这种习惯运用到其他领域,这种带有严重的主观理想是决定了这场诗歌运动最终失败的主要原因。任何诗歌运动,不是仅凭自己的个人色彩便能获得成功。至今为止,我都还在嘲笑自己当初对诗歌什么都不懂的时候,一天高喊“诗歌复兴”,甚至自立山头扯起旗帜,纠结一帮爱好诗歌的热血青年,组建了一个不知名的诗社和论坛。
为什么我对这场诗歌运动并不看好,甚至我敢断定,不出半年,这场诗歌运动在诸多组织者和参加者的精力殆尽中悄无声息的死亡。首先我仅从片面性来谈一谈:“地方”一词,让我甚为不爽,第一感觉就是限制性,区域性,而诗歌的发展应该是符合现代性,客观性,世界性的。当然这一点,我不能忽视,或许会挖掘出一些优秀的民间诗人,这批诗人或许会成为未来中国诗歌的新力量。但是这个词语让我认为发起者在他自己的诗歌世界面前,无能为力,想逃避,到边陲偏安一隅,自立为王,让这些发掘出来的民间诗人对他顶礼膜拜。第二: “主义”一词,让我反感,我认为所有出现的“主义”都是相关领域的学者或者后人命名的,并非“主义”原创者命名,由此可见发起者这种个人的主观思想,甚至是独裁思想,完全是想凭一己之力推动诗歌发展达到他的理想目的,在他的诗歌理想王国里,让中国诗人们都将他像众星捧月那样供奉起来,成为一个时代的标杆,甚至是影响中国未来的诗歌发展方向。
对发起者个人而言,有这种野心没有错。正如在他的《地方主义诗群的崛起:一场静悄悄的革命》中说的那样,首先,他把这种运动比喻成革命,他想象自己像周王朝的最高王权统治者一样,发一篇檄文,对当今诗歌发展现状作一番阐述,然后号召所有诗人加入阵营,推翻商朝以后,给他的文臣武将(广大诗人)划区域,划派别的“封侯封地”。但是这完全颠覆了整个诗坛,乃至民间写作的自然发展规律,所有,这场运动注定像一场举全国之力耗费钱粮,最终战败的战争,因为,这完全是发起者个人兴起的无名之师。
 “另一次诗群大展要追溯到1986年《诗歌报》与《深圳青年报》联合举办的“现代主义诗群大展”,那次大展成了“第三代诗人”的集体出场方式,影响极为深远。”这是在《<明天><诗歌月刊>联合推出“地方主义诗群大展”》一文中的一段话,但是,不要以为标榜着影响极为深远的方式,就可以复制“第三代诗人”的影响力,粘贴在2015,影响中国未来几年的诗歌发展方向。这种想法纯属是带有个人色彩的征服世界的妄想症。
其次我从客观性来谈一谈“中国地方主义诗歌运动”必败的原因:纵观新诗发展史,自五四运动开始到2015年的今天。真正的诗歌运动大致分为三个阶段——解放前的白话新诗兴起,文革后的朦胧诗歌崛起,以及网络诗歌的盛况空前。前面的诗歌发展史,大家都很熟悉了,我在这里也无需像个话唠一样。每一个阶段让诗歌迅速崛起是有很多客观因素的,比如战争,社会,以及全民思想或新兴科技。我重点说一说网络诗歌的发展。网络诗歌发展的载体首先还是科学的发展,网络的普及把全世界的距离都拉近了,但是网络诗歌崛起的*********还是沈浩波的《谁在拿90年代开涮》,因为这一篇关于90年代诗歌发展文章,引发了轰动诗坛的盘峰论争,正是盘峰论争的在各大诗会和网络上面的烽火连天,才使网络诗歌如雨后春笋那般迅速发展。而南人于2000年创办的诗江湖论坛,发展成中国先锋诗歌最有影响的交流平台,诗江湖论坛被视为21世纪先锋流派的大本营,沈浩波,伊沙,韩东,杨黎等大批对中国诗歌至今都还有广泛影响力的诗人都曾经活跃在诗江湖论坛。
发起者借助网络媒介的力量,推动诗歌发展,就像他主编的《明天》诗刊,也涌现了至今还站在中国前沿的诗人,现在又在微信里面组织的《明天诗歌现场》,对当代诗歌的发展都是具有影响力的。但是,这些都不足以成为“中国地方主义诗歌运动”的原始资本。任何一场成功的诗歌运动,都不是某个诗人刻意酝酿出来的,而是像前面三个诗歌发展阶段一样,经历必然的诗歌时代之后,在悄无声息的诗歌世界横空出世,突然爆红的。
不要以为笼络了一批中国当代最前沿和出名的诗人,便能颠覆现有的诗坛,构建一个全新的个人的诗歌世界。在我写下这篇文章后,这场运动的发起者依然是一个令我尊重的诗人,所以,我仅以一个后生小辈的名义提醒诸君。用一个不恰当的比喻:你是想做一个受广泛诗人尊敬的诗坛孺子牛,还是想做一个有谋逆之心的乱臣贼子?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正如我在前面所说:这场诗歌运动最终会在诸多组织者的精力殆尽和参加者的渐行渐远中悄无声息的死亡。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诗歌评论,2015-4-22 10:35)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