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被拴住的树

带头大哥
挺拔。以树的名义站成一道闪电!
一棵树,把命交给泥土,粗大的枝干搅不动岁月的浪,反被细小的波冲出一圈又一圈的伤疤。
冰冷的铁丝套在腰肢,像是被谁下好的圈套,准备随时套取有关一棵树和大地的所有隐秘。
农历越来越深,铁丝越来越冷。命运之手捏住了喉头,但咯出的嫩绿,却一茬接着一茬。
一棵树的信仰就是站定!抖抖虎躯,无所谓疼痛,待春风破开冬的枷锁后,用尽毕生的气力,把所有的苦难抽进无底黑暗。
一轮新阳,破土而出。
一棵被拴住的树,怎么看怎么像提镰看稻的父亲。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4-19 16:55,荐稿编辑:招小波)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