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头

翔鹰
那时候还不懂回头,只是无意间的一瞥,便在心里埋下了回头的种子。
十七岁的少女,鸟儿一样,渴望着自己的天空,渴望着飞翔。
假期回家,带些口粮与金钱所需,便头也不回,骑上永久牌自行车,飞向学校。
只是那天,不知为何会回头,也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冥冥中的注定,我在那瞬间,懂得了回头。
我看见妈妈像个雕塑,倚着门框的身体前倾,伸长着脖子,望着我的背影。
那时我已走的很远,但我仍然看见妈妈眼里不舍的泪花。
就是那泪花,像闪电,击中我所有的神经系统,我的心瞬间决堤,河水滔滔奔涌。
也就从那一刻起,我懂得了回头。
 
是啊,回头,一个简单而又轻而易举的举动,却是一生永恒的暖流。
贯穿体内,贯穿生命的情感,在那一刻定格。
从此我学会了回头,与亲人道别时回头,离开家门远行时回头,与朋友再见时回头。
多么不经意的动作,但它却是我们人生的经典,每次回头,留下的是更深的温情。
就像春天来了,冬天依依不舍频频回首一样,就像山泉在山涧里有那回声一样,经久不衰。
有时,往往就是那一瞬,成为我们一生的永恒。
为父母回头,为爱人回头,为子女回头,为亲朋好友回头。
让内心的温情与幸福,长一点,久一点。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4-19 12:06,荐稿编辑:招小波)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