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六首

东海乌石子
【特别推荐】东海乌石子,本名方龙斌,安徽省望江县人,客居合肥,现供职于人和集团,网络诗人。坚持习诗三十年,在全国各地报刊发表诗作近百首,近年主要活跃在《中国诗歌流派网》和《北京诗人》等著名诗歌网站上,2014年荣获中国网络散文诗大赛年度总冠军。诗歌观点:我思故我在,我手写我心。


过故人庄
 
那时候张二嫂家的小黑
正和侉子家的大黄在草堆下做爱
二嫂拿树枝打都打不散
王奶家刚下完蛋的老母鸡
围着鸡窝叫个不停
 
那时候春狗躺在幸福河的堤坝上
看两头牛幸福地吃草
富贵家的猪溜到了稻场
把稻场拱得坑坑洼洼
 
那时候接新娘子的队伍正经过油菜地
春风把油菜花粉涂抹一身
野蜂子一不小心把新娘子蛰了
毛头媳妇又发菜花疯
脱掉衣衫抖着大奶子满村乱跑
 
我是在一首诗里路过七里棚
在时光里翻掘肥沃的土壤
曾经那年
如今只剩下空空如也的故人庄
 
 
我喜欢大海的颜色
 
我喜欢黑暗像水一样淹没我的身体
我的女人也在黑暗中
没有女人黑暗是不存在的
 
我喜欢黑暗将熟悉的事物归于陌生
让时间停止,开始或结束,服从上帝
我还喜欢在黑暗中倾听自己的声音
我们互相倾听:
干净的,污浊的,缠绵的,忧伤的
像海风吹上来的潮汐
 
在黑暗中我会禁不住流下泪水
我的悲悯只有我的女人懂得
在她的怀里才能睡去
 
而大地将流星仁慈地收容
大海在黑暗中比我还要沉静
 
 
麦田上空的乌鸦
 
“它有无上的青天/它与这世界无关。”
  ——西川
 
它们是布道者。带着十字架和《圣经》
从黑暗的虚空中降临
宽大的的黑袍里藏着五月的风和雨
 
它们低下头。不停顿,不坠落,不碰击
或久久地徘徊
只有它们才能知道即将发生的一切
给罪恶以饶恕,给高贵的白云以仁慈
作为时间的抚慰
 
华丽不过一瞬。金黄不过一瞬
有人贪婪,有人豪夺
有人下岗,有人卖身
有人右手举杯,左手美人
有人安排好后事将自己饿死
还有人沉入大海,或葬身矿底
其他的,许多,无所归依
 
没有人再从麦田捏塑我们
没有人给我们的尘埃施法
没有人赞美和命名
没有人。人世间的悲欢,不过一瞬
 
所以,它们大音希声
自由而痛苦的声音归于静默
似永不开花的石头,更近的燃烧。
并见证这辽阔的麦子闭上眼睛
把它们和棺材一起带走
 
死亡是不可能的方向,而不是所谓成熟
不是,我们的隐衷所找到的形象:
“它有无上的青天
它与这世界无关。”
 
 
寂静的春天
 
这是我不能告诉你的秘密
我不告诉你
是因为我仍然爱着你
 
我看见你在春天放声大哭
你的手像冰冷的花朵
春风像刀子
你是多么明亮的刀锋
 
而我就在刀锋上行走
化身为一只卑鄙的小鸟
我是这寂静的春天啊
和你一样
因为爱,所以不能说出秘密
 
 
琐碎
 
这些鸡毛蒜皮,凌乱的,庸常的,
容易被忽视的细节
我习惯称之为生活
 
现在我还不够强大
永远也不会强大
在这个城市没有房子
我的呼吸里经常带着酒味
讨厌的温暖的幸福的酒味
我故意麻醉自己,也想趁机麻醉你
 
日子一天天过去
从早到晚
又一个春天长大了
又一个冬天老去了
我决定从现在起开始写诗
做一个面朝大海的人
将我的牢骚阴暗反动和低俗
将不堪入目的猥琐与丑陋,
 
——哦,将我这个人全部交给你了
这琐碎的一切请你给我扛着
 
 
刻痕
 
事实上,我是一个蜗居者
这些年与过去渐行渐远
但我仍然会提及旧时光
不愿白白打发,尤其不要像流水
要像床上的被子和枕头
我多么热爱这其中的味道
 
有些夜晚,春天
我会赤裸着身体站在镜子前
和镜子里的人自言自语
一些景色不断变幻,延伸
我也在变幻,延伸
就像曾经的一首诗
房间很小,那些诗句像飞虫
 
只有一次我被你看见,也希望被你看见
生活突然暴露
你看见的,一定不是飞虫的样子
而是桌上我吃剩的半碗面条
和脸上清晰的泪水
这比诗歌更要让你心疼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探索诗歌,2015-4-19 17:32-2015-2-24, 荐稿编辑:青青河边草、张无为)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上一篇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