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聊斋》识众女鬼

北野
婴宁、小倩、十四娘、红玉
鸦头、青凤、娇娜、莲香
粉蝶、阿宝、小谢、梅三娘
小曼、小翠、方舜华
宾娘、胭脂、贾双双、林卿兰
小乔、窦女和云翠仙……
她们都有花朵的真身、狐狸的尾巴
鬼魂的绿脸、落英的残红
 
乖乖女、复仇女神、薄命人
或是命运里的悍妇——躲在书斋里
读青灯下的古卷,站在树顶上
眺望悲伤的来生。而在窗棂下
发抖的弱女子,昨日还在婚床上
满脸羞红,今天就变得毫无希望了
惆怅的夜幕下,一会儿变成哗哗响的
树叶,一会儿变成追风的鬼魂
只有不舍生死的狐狸,才沉迷于
人鬼未了情。活着的清规戒律
是一个囚笼,只有前世的冤家
才会爱上那些痴傻的妖精
 
几百年后,果然有更多流落荒野的
孤魂,借着爱情的名义
重新起死回生。即使元阳泻尽
也愿与鬼魂交,这并非夜晚所迫
“如果没有女性,我们将失掉生活中
百分之五十的真,百分之六十的善
百分之七十的美”,在寂静的郊外
我们偶有不顺,既可“发冢见尸”
又可“迫母命,漫相随”
“非孟生,死不嫁”,腐朽的廊檐下
突然有人高声逼问:“其值几何?”
整个尘世,都为之震动
 
不管是市井无赖,还是“豺鼠子”
学究,这个孤零零的荒野啊
有“士为知己者死”的笨蛋书生
也有“女为悦己者容”的痴心女鬼
滴溜溜乱转的树冠,活活都是
丧命的青冢。含羞的清风、怀孕的
白骨、莲步和绣鞋……都漂浮在空中
抱着萤囊的女子在向上飞,撞上
剑囊的女鬼,突然身心俱碎
只有孤身走入旷野的人
才偶尔生出一颗不回头的心
 
(选自《中西现当代诗学》微信公众号2015-4-24,荐稿编辑:曹谁)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