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

魔头贝贝
活在炎热的冰冷中。
用钢筋和石灰抒情。
狭长的走廊,他们相遇
愣了一下,点点头,各自反向走去。
世上只有两个人,陌生而孤立。
前些天经过文化宫,你又想起他
那烧成了灰的人。死亡多么耐心:磨着
黑暗的镰刀。
年少时,你认为死多么远,多么奢侈。
 
(选自《野诗刊》微信公众号2015-4-23,荐稿编辑:曹谁)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