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梦桐疏影
旧习惯
 
看你。就像看大世界
疾风暴雨之后,我躲在无人的山洞
看外面的阳光展开春天
一场痛快淋漓的花开
等一个赏心悦目的人
沿山径而来
 
又或者,你不来
夜清凉。你在远方
我在灯下。恍恍惚惚
会心的目遇。一笑,一别
我寻你,岸边遗落的故事。你开你
满河的芙蓉
 
这已是一生的旧习惯
 
 
微小的事物
 
你是微小的事物。粒粒闪光
写到你,就写到米粒、珍珠,写到碎金
写到你,就写到清晨、微风,写到月色
写到颤栗的闪电,捣碎的沉香
写着,写着,黑夜席卷而来
严严实实地包裹沸腾的白昼
 
在悲哀里欢乐,在疼痛里畅快
无数把锋利的刀子一直在砍斫
颤抖,爆裂,倒下,几千年的大树
 
几千年的大树,自我修复
又傲然挺拔——意想不到的你
安静呼吸,像神
在幻境里闪闪端坐
 

(选自梦桐疏影博客,荐稿编辑:王征珂)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