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多语
一截一截掉下来的的女人
 
谈到女人,老K先说
女人是水货,生活在光华里。
老K接着说,
性感的女人每天都感性
象树上的叶子,生长,
生长在夏天里。是的,他说这话
时已经到了夏天。
夏天,我们在树荫下行走
精神上,我们都绿的。女人。
和女人相遇时
尽可以笑,可以大笑。笑声
可以振动那些叶子,
叶子在彼此的缝隙间穿透
——沙沙的摩擦声
落下光滑移动的影子。
哦,老K又说了,女人们
想要得到这些碎玻璃。大腿、乳房
等到秋天来了,天气凉时
还是要一截一截掉下来的。如果刚好
有风就形成漩涡
或堆在道路两边,或涌向
男人们经常失忆的地方。
 
 
把自己想象成虎皮兰吧
 
结束一天的工作,坐在阳台
板凳上观察一盆虎皮兰。此时
许多雨滴从窗口溜了进来
溅到茎叶上。没能影响到它们。
它们平平静静地站着
象一些安于思索的人
昂首,挺胸,屈臂,保持某种状态。
 
每隔一周左右时间
我想念它们了,就来浇一浇水,
松松土,摆弄摆弄它们的姿势。我想
它们也是有快乐的。
 
我也有快乐。
关上门,对着它们修剪我自己。
把自己剪成这样一株植物吧,或者
一只小虫也行,再或者想象
一个手势,一组声音
一段微电波隔着密闭的空气
穿越广场、商场、超市、宾馆、酒店、KTV
酒吧、闹市区、医院、银行、工厂、机关企事业单位
找到我。
 
我坐在家里,拒绝来自四面八方
的干扰和诱惑。一声不响看这些
虎皮兰:有斑纹,有黄边
爱阳光,也爱自己
隔着窗台就那么没日没夜地生长自己。
 
多语,原名张大昱,1976年4月生人,回族。籍贯辽宁辽阳,现居辽宁海城。2013年入网写诗,作品见《中国诗歌》《刀锋自在诗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