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刘频
整理一个人的遗物
 
19天过后。我们在她的办公室
清理她的文件,书籍,公函,工作手册,办公用品
我们打开抽屉,找到了她的
发卡,胸针,化妆盒,集邮册,明信片,购物发票
还有一张阿房雪美容坊的会员卡,那上面记录着
还有16次未完成的美容
 
我们把一个人的私人生活和公共生活区分开来
把一个人的生和死,区分开来
这些现在被称为遗物的东西,前些日子
和一个人的日常生活还保持着亲切的联系
它们一直那么整齐地分类摆放着
显示出一个女性43年来养成的良好习惯
 
19天的灰尘落下来,薄薄地盖着一个人的一生
那本打开的台历上,留下了她最后的字迹
那些我们熟悉的清秀的字迹,像她温情的性格
两盆绿色植物在窗边油绿发亮。她常站在旁边
做眼保健操,从近至远地望着大街,楼房,天空
偶尔也会失神发呆
 
玻璃台面下压着一张照片。那是2003年3月25日
在鸣沙山,她骑着骆驼,春天一样微笑着
现在,起伏的沙丘如同金色的波浪从她身后
撤退,缓缓地涌到我们的面前
变成了时间沉默的灰烬
 
 
在梦中举重的人
 
连夜色都睡熟了
但他,把现实中的杠铃
带进了睡眠
 
在梦里,他穿着裤衩
像一只被剥皮的青蛙
哼哧哼哧地,抓举,挺举
 
在梦中,他用侏儒的愤怒
一连喊了十五次“嗨!”
一次次,金属朝他的体重压下来
他把杠铃颤巍巍地举到胸口
但始终举不过头顶
 
这虚幻的铁,混淆了真实的界限
他顶不住了,一屁股跌坐下来
在冰凉的空地上
他无助地扶着杠铃
 
没有人知道
他在梦中还在举重
连他老婆也不知道
在一夜嗨嗨嗨的喊叫里
他出了一身虚汗
 
刘频,男,60后,现居柳州。多年来在《诗刊》、《星星》诗刊、《上海文学》等国内外上百种文学专业杂志发表大量诗歌,作品入选多种权威诗歌选本及获奖,出版诗集《浮世清泉》、《雷公根笔记》。被广西文联、广西作协聘为广西1+2文学工程诗歌导师。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