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雨人
噩梦
 
做噩梦不代表什么
你被别人追赶也不表示在现实中你多么焦虑
你开枪,杀人,也不证明你对这个社会有多么仇恨
这一切就像演戏
写小说,卡拉OK
或接受一个催眠术
讲述一个故事:
一群绝望的人
走进一座孤独之城
他们变成聋哑人
在所有的东西上标上名称
用一张纸条交流
渐渐地他们忘掉了不必要的名称
也忘掉了不必要的忧伤。
醒来
你又成为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人。
 
 
剧场表演
 
德里达在戏剧表演进行到一半时
撤换了道具
在帷幕两侧挂上血淋淋的牛的尸体
观众席上有人惊叫
这叫艺术吗?
茨威格、海明威自杀了。
“老哥不必过于悲观
除了写诗,还可以玩电子音乐、汽车漂移
实在不行,像小狗一样追逐自己的尾巴。”袁弟说
 
 
海浪
 
在公路上
炮弹落下之前
他在小酒馆
端着酒杯
在另一边
她穿着轻薄的夏日衣衫
斜倚在门框
如白茅裹着麋鹿。
他摇一摇玻璃
红色的液体旋转
画面中海浪的巨爪
拍打沙滩
分裂成更细小的触须。
我用手触摸屏幕
进入不了他们的生活。
白天,上班整理档案
下班吃完饭后,陪母亲看娱乐节目。
晚上躺我在床上
房间里无数的鱼游来游去。
 
雨人,原名陈洪远,广东平远人,1966年11月生,1989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历史系,现居南阳油田。2008年-2013年作品入选《诗歌月刊》、《现在诗》、《中国诗歌》、《诗东西》、《诗林》双月刊、《汉诗》季刊、《诗生活》月刊、《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2008年诗歌》、《河南诗歌2009》、《汉诗码头》、《太阳诗报》和《不解年刊》、《大象年刊》、《地下》、《汉风》、《解决》2011版等民刊,及《河南诗歌2012》、《诗生活2012年选》,2013年《刀锋•自在诗歌》。诗观:写诗是一门手艺,也是生活的一种方式。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