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王丽颖
误读之诗
 
把话题拦腰截断,或是
像纸片一样被撕得粉碎,这些
都没有影响,落日的孤绝之美
风暴即将来临,雪花在远处打着呼哨,这
不是预期好的,之前
我曾对季节做出明确的判断
“中年,劣根性,视烟酒如兄弟”
但罪不至死,我甚至爱上其中的
一二条,就像爱上一条充满情欲的胳膊
在半夜两点,从身后把我环形抱住
而我故作挣扎,像一片叶子在风中螺旋形下坠
这段时间是白色的,蚕丝般若隐若现
我举起的双手有着双重身份,一不小心就让心头长满荒草
把金质的秋天描绘的一文不值,并在某个凌晨
扯下深夜里反复勾画的面具,镰刀一样危险
白布裹足,你却大声惊呼:
“看啊,一只从寺院里飞出的蝴蝶”
 
 
夏日的夜晚
 
开始了,她在暗下来的光线里
清晰,凸显出来
白天带给她的,她此刻要加倍还回去
她要把那扇朝北的窗子挪到南面去
她此刻是她自己,但不属于自己,她呼吸里的音乐
还有眼睛里的白玉兰都被一个人当成酒喝下
而那个人在远处
像收割后的麦茬,忍着疼痛
喊他的青麦子
 
 
除了爱你我没有别的渴望
 
清晨的早餐和黄昏孤独的散步
都是按部就班
轻轨客车每五分钟就有一列在我背后驶过
但目的地和终点没有我要去的地方
“一场风暴占满了河谷
一条鱼占满了河”
如果你是风暴我是河谷
如果你是鱼我是河
那么以上的一切将会打乱秩序
所有的清晨和黄昏都会重叠
并被你创造和掠夺
 
(引号部分为艾吕雅诗句)
 
王丽颖,笔名桔色的雪。70年代生人,祖籍黑龙江,现居吉林长春。诗观:人生的天平上,一边是生命一边是诗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