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克文
表白
 
要的只是一种触感
茄子的
橄榄的
 
试图拒绝什么
死亡溜了
饥饿还在
 
都已经光溜溜了
还起什么风
一切表白都是那么虚无
 
 
女人
 
试图寻找一个人
在大街上可以
在草丛里可以
 
在巴黎圣母院不可以
在米兰大教堂不可以
 
可以和不可以的都是一些女人
在夏天降临的漂泊里
那些乳房后散发出的气息
只好看你自己如何限制
 
克文,1967生于浙江,国内医学影像学专业。2005移居意大利。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